用恋爱来实现自我革命

写小说一定要有创作的源泉,情爱小说是最难写的

新蒲萄京网站,言情大师渡边淳一又来了,还是那条似曾相识的粉色领带,依然健朗的身板。不过这次他的脚步却略显沉重,除了与文汇出版社高调推出21本“渡边淳一自选集”、新书签售外,还有维权官司缠身。
渡边淳一在上海接受了读书报特约记者的专访。
读书报:听说您这次来上海,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法院递交诉状。
渡边:是的,这的确让我感到非常遗憾,但我之所以选择这样的方式,就是要让事情明朗化,使类似事件不再发生。
读书报:日本作家是不是不太愿意进入中国的图书市场?
渡边:不是不愿来,主要因为不懂这里的操作流程,也没有好的中间人牵线搭桥。
读书报:在您40多年的创作生涯中,写的几乎都是恋爱题材,是否会给人一种重复的感觉,是否考虑有所突破?
渡边:爱情是永恒的主题,就像《源氏物语》,一千年来依然没有失去光彩。我始终只会写有关爱情的东西,而不会去写战争题材、历史题材的小说。说到突破,写《爱的流放地》就是因为有人说我无法超越《失乐园》。这次的《紫阳花日记》从“偷窥”的角度来写,也可算是一种突破。
读书报:您在《紫阳花日记》里似乎没有对这个搞婚外恋的男人进行谴责,反而对他有点同情,觉得他有可爱的成分,这是为什么?小说中是否有你自己的价值判断?
渡边:其实男人在搞婚外恋的时候,自己也知道是不对的,我想着重刻画的是男主人公心理上不安的状态。这种男性在心理上的不安状态,我不想回避,而是想直观地描写这一点。我的观点是,在发生婚外恋的时候,夫妻双方不应该以吵架作为解决方式,而是应该考虑如何共同面对这一问题。作为男人来说,小说中可以看到我自身的看法。
读书报:小说的结尾是开放性的,让读者怀疑志麻子是否用日记虚构了这个故事,为何这样处理?
渡边:小说中有交代,志麻子是故意写日记的,并想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心理状态、感受等等。我想写的这个妻子,就是这样一个“心思缜密”、狡猾的形象,我写作是从人的本性来写,写最真的一面。男人和女人除生理外,精神、思想等各个方面,都有很大的不同。
读书报:您特别喜欢用两个字来作为小说的章节名,这有什么特殊的讲究?
渡边:因为我喜欢俳句,俳句经常用两个字来形容季节变化等等,这里面有一种文字的韵律感。
读书报:您是一位高产的情爱小说作家,是不是您写这样一种类型的小说已经驾轻就熟?
渡边:其实,情爱小说是最难写的,要将很强烈的创作激情和兴奋感融合在一起。性是最难描写的,普通作家写不了也写不好。在座各位都可以试着去写写小说,就写你们自己的恋爱、和对方甜蜜的时刻,这样,你们就知道写情爱小说有多难了。
读书报:您是否关注年轻作家的作品?
渡边:基本不关心,他们的写法不怎么单刀直入,而是在作品当中加入了更多的思考,我写小说一般还是基于可读性。
读书报:婚外恋在日本是不是很普遍?您对此有何判断?
渡边:中国对婚外恋问题比较理智,在日本就比较普遍。我们一直以来受到的教育是要永远相爱,但感情是在不断变化的。五年、十年以后爱会转变,移情别恋其实并无对错,这只是人的一种本性,而一成不变的爱也并非就是好事。
读书报:您创作了130多部作品,对于写作,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渡边:创作需要孤独,小说家必须处于孤独状态才能有作品的升华。写小说一定要有创作的源泉,要让整个生命都燃烧起来。
读书报:先生最近有什么新作问世?
渡边:啊,前不久讲谈社刚刚出版了我的一本随笔集,叫做《熟年革命》,我在这本书里再一次呼吁50岁以上的人要通过恋爱来实现自我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