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杰出青年学者张晖先生不幸辞世,好大的雪

突然下这么大的雪,与老伴儿拿着相机走到楼下,《忍寒庐学记》、《中国文学的抒情传统,在中国诗学、词学、清代文学和古典文学理论方面都有深入研究和系列撰述

昨天晚上得知我的一位才华横溢的青年同事突然去世,惊愕不已,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苦苦咀嚼这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

张晖,中国共产党党员,杰出青年学者。生,上海崇明人,南京大学文学学士、硕士,香港科技大学人文学部哲学博士、台湾“中研院”中国文哲研究所博士后,历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古代文学研究室助理研究员、《文学遗产》编辑部副研究员,兼任中国近代文学学会理事、中国近代文学学会南社与柳亚子分会秘书长。因患脑出血和急性白血病,于2013年3月15日下午4时26分,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不幸辞世,年仅36岁。

凌晨五点摸黑到书房继续写我的《李笠翁传》,只闷头于电脑屏幕,窗外事懵然不知。及七时,老伴儿惊呼着走进书房:“快看!下大雪了!”

张晖勤奋好学,纵心典籍,著有《先生年谱》、《诗史》、《清词的传承与开拓》、《中国“诗史”传统》、《无声无光集》;整理作品《施淑仪集》;编有《量守庐学记续编:黄侃的生平和学术》、《中国韵文史》、《龙榆生全集》;《忍寒庐学记》、《中国文学的抒情传统:陈世骧古典文学论文集》;未刊稿有《易代之悲:钱澄之及其诗》、《帝国的流亡——南明诗歌与战乱》。

又是一个突然。跑到阳台,推窗一望:啊,忽如一夜春风来,京城万树梨花开。房顶屋檐、树木花草、高高低低、大大小小,全都被雪覆盖,满世界银装素裹。一看台历:今天是2013年3月20日,农历癸巳蛇年2月9日,春分。

张晖文若春华,思如涌泉,在中国诗学、词学、清代文学和古典文学理论方面都有深入研究和系列撰述,是古代文学研究领域公认的杰出青年学者。他的身上,凝聚着中国学人励学敦行的优秀品质;他的英年早逝,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的重大损失,本所全体同仁深感痛惜。

正值春分,突然下这么大的雪,我活了七十五岁,头一次见。

张晖遗体告别仪式,定于10
时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敬请张晖生前友好届时前往送别。

早饭后八点多钟,与老伴儿拿着相机走到楼下,邻居们见面第一句话都是惊叹号:“好大的雪!”而其手中所持也与我们相同——相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走到前院,高大的梧桐,枝枝桠桠捧着满把雪不放。一位妈妈领着一个两三岁的孩子照相,孩子走进雪地,整个小腿几乎完全埋在软软的雪里了。长长的松墙默然无语,盖在上面的雪,足有二十公分厚,怕还不止;太阳已经老高,眼看着树枝上的雪啪嗒啪嗒不断往下掉,人们纷纷抢镜头。来不及带相机的,就用手机——对春分这突然的大雪,人们没有思想准备。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我总有幻觉:从树枝上啪嗒啪嗒掉下来的不是雪倒像是眼泪。小松树头顶积满厚厚的雪层,压得低垂着脑袋,似要哭出声儿来。一位年近八旬的老大哥告诉我:“在北京住了一辈子,几十年来没见春分下这么大雪,只记得54年3月里下过雪。”我说:“有今天这么大?”他说:“没有,没有,而且那是春分之前,记得好像是3月5日,斯大林逝世第二年的纪念日。”春雪是为纪念人之逝世而下的吗?

附·通知

往大院外边的中轴路一瞧,路旁两排梧桐,白雪满头,在太阳光照耀下,分外挺拔英俊。

①如有张晖生前友好,欲撰写纪念文字,请发至jianzhang@cass.org.cn
和zengch_ii@163.com

新蒲萄京网站,是的,非常挺拔英俊。这形象又勾起我的哀思,忽然想到昨天高建平副所长电话传达的不幸消息,一位青年才俊突然离开我们。他的生命同样非常挺拔英俊,而且像这雪一样的洁白——他就是年仅36岁的张晖先生,香港科技大学人文学部哲学博士、台湾“中研院”中国文哲研究所博士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文学遗产》副研究员,兼任中国近代文学学会理事、中国近代文学学会南社与柳亚子分会秘书长,因患脑出血和急性白血病,不幸辞世。而且去世得如此突然——那天下午他觉得身体不舒服,自己走去医院,随即昏迷,只过了二十四小时,第二天下午就突然去世——突然得连个过程都没有。对于他的同事和朋友,这同样太突然了,突然得没有任何思想准备。

②张晖生前友好自发组织向张晖遗孤捐赠善款活动已完成向张晖亲属移交工作。海内外友好人士如仍有捐赠意向者,请直接与张晖亲属联系。以下为“张贞观教育捐款联络组”重要声明:

同事们告诉我,张晖太用功了,视事业如命。每到文学研究所《文学遗产》编辑部上班的时候,中午连吃饭的时间都舍不得“浪费”,请别人从食堂带回几个包子,自己却在看书、看稿子。我与张晖曾在文学研究所走廊碰过面,他稍高的个儿,见人总是笑嘻嘻的。那时只觉得他满身青春活力,挺拔潇洒。但我好像从未与他个别接触,只在报刊上不断读到他的名字,也听同事说起他的不凡成绩。张晖勤奋好学,纵心典籍,著有《龙榆生先生年谱》、《诗史》、《清词的传承与开拓》、《中国“诗史”传统》、《无声无光集》;整理作品《施淑仪集》;编有《量守庐学记续编:黄侃的生平和学术》、《中国韵文史》、《龙榆生全集》;《忍寒庐学记》、《中国文学的抒情传统:陈世骧古典文学论文集》;未刊稿有《易代之悲:钱澄之及其诗》、《帝国的流亡——南明诗歌与战乱》。短短十来年,竟有十几部学术质量很高的著作问世,真可谓文若春华,思如涌泉,建树多多,令人钦佩!

“张贞观教育捐款联络组”重要声明

从电话里突然听到这个噩耗,唏嘘良久,惋惜不已,叹人生之无常,恨老天爷对张晖太残忍,太不公平。

2013年3月26日下午,“张贞观教育捐款联络组”已将全部“张贞观教育捐款”顺利移交给张贞观母亲张霖女士,该款项经双方确认无误,张霖女士承诺将此捐款全部用于张贞观的教育费用。原捐款账户已同时销户。

昨天上午在八宝山为张晖举行了告别仪式。晚上就下了这么大的雪。京都满城衣白,似为张晖送行。

此后有意提供帮助者,可与张霖女士直接联系,“张贞观教育捐款联络组”自即日起解散,联络组以往公布的所有捐款接收方式,自即日起无效。恳请相关网站、bbs、博客、微博等媒体,自即日起删除有关“张贞观教育捐款”接收方式、捐款账户、联络人等信息。

2013年3月20日上午10时草

“张贞观教育捐款”移交仪式证明人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张剑、刘宁、杨早、施爱东、马丽;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曾诚;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陆胤。

谢谢各位朋友对此次活动的关心和支持。

“张贞观教育捐款联络组”

2013年3月26日

相关链接:

①中国文学网·学者风采·张晖 ?id=309

②平生风义兼师友——怀念张晖

?ID=74186

③吉光片羽忆张晖

?ID=74192

④蒋寅:有声有光的流星——悼张晖

?ID=74194

⑤杨早:谁为神州惜此才

?ID=74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