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管工学向古板文化教育学习如何,不可能仅以

网络文学要学习传统文学的思与美,网络文学要学习传统文学的短而精,文学网站对作品内容和形式的要求并不高,主要表现为网络文学作品的整体数量庞大和网络文学单部作品的字数在理论上没有上限

当下,网络文学是热门话题。据统计,网络文学用户已达3.33亿人,数百家网络平台日更新文字近两亿,同时,近年来网络文学的纸质化图书出版、影视改编、游戏开发以及走出国门都成为当下文艺发展的新动向,尤其是向世界传播中国文化,网络文学成为一大方便之门。正是在这种“大好形势”下,我们必须重新审视网络文学的一系列问题,比如,文学具有“文以载道”的教化功能,而网络文学过多地沉迷于娱乐,其社会功能如何提升?再比如,网络文学承载着向世界传播中国文化的重任,而目前它可能更多地陷入肤浅化、玄幻化、模式化的境地,如何更有效更恰当地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便成为重要问题。在全面恢复中华传统文化的今天,网络文学如何续接传统便成为网络文学发展的首要问题。

网络文学经过二十余年的发展,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为社会提供了海量的各类作品,影响着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孩子们不仅爱看网络小说,而且爱玩网络小说改编的网络游戏。大人们即使不看网络小说,也会对网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蜗居》《步步惊心》《琅琊榜》《甄嬛传》等有所耳闻。网络文学肩负着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培根铸魂的重任,是当代文艺发展格局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对外文化输出的重要内容。不过,目前的网络文学还存在许多不完善的地方,其中一个共性问题是盲目追求以“爽”为创作目标。从总体上说,这需要着力推进网络文学四个方面的转向。

学者邵燕君阐明了传统文学对网络文学的作用:“传统文学积攒了大量的文学经验,传统文学体制培养了大量的人才,传统文学训练的人才,传统文学一百年的积淀,是网络文学欠缺的。”的确,网络文学发展到今天,尤其是网络新媒体日益取代纸媒体和传统视听媒体的今天,应当考虑脱下娱乐的华服,承担社会的大任,向传统文学学习,使其成为此一时代文学的中坚力量。

经营战略的转向:

首先,网络文学应学习传统文学的厚与重。近年来,经网络言情小说改编而大火的《倾世皇妃》《美人心计》《后宫·甄嬛传》等作品,以书写爱情为主,编造宫廷争斗,以书写人的心计为上,使观众不断地看到人性恶的一面。很多批评家已经对此提出过严厉的批评。它的问题在于,一方面迷失了价值向度,另一方面也放弃了文学的教化功能。北宋周敦颐说:“文所以载道也,轮辕饰而人弗庸,徒饰也,况虚车乎?”文是“道”的载体,就好像车是人的载体一样,如果车不载人,车轮和车扶手装饰得再好也没有用。传统文学对“道”的追求,一直是文学家追求的根本价值。所谓“道”就指文学“兴、观、群、怨”的社会功能,始终贯穿在中国传统文学的历史中。屈原的“恐皇舆之败绩”、“哀民生之多艰”,杜甫的“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文章一小技,于道未为尊”,以及鲁迅以文学来改造国民性的抱负,追求的都是道。当然,从更高的意义上来讲,《易经》《道德经》《庄子》等追求的则是宇宙大道。这些,才是网络文学向世界传播的重要内容和价值精神。

从以量取胜到以质取胜

其次,网络文学要学习传统文学的思与美。俄国著名作家果戈理谈起作家责任时说:“作家的职责——不仅是给思维和审美带来愉快的活动;如果他的作品不能给心灵带来某种好处,如果人们从作品中得不到某种训诫的东西,那要严格地追究作家的责任。”在古典文学中,《诗经》中《关雎》所代表的那种“思无邪”的中庸美学一直是后世诗歌追求的美学典范,而屈原《离骚》式的天问与忧思同时也成为中国诗人“诗言志”的另一种悲剧美学;《史记》开创的那种儒家文史记世的传统是后世儒家知识分子进行历史写作与文学创作的典范,而《红楼梦》那种伤情绝世的“故园”悲悼又是后世道家与佛家知识分子的终极关怀,等等。这些伟大的美学传统是中国传统文学几千年积累下来的财富,是中国文学的精神面相。一百多年来,当西方文学传统大面积影响中国作家之时,那些先人的传统被遗忘了。网络文学被认为更多地继承了中国古典传统,但就目前流行的一些文本来看,也只是更多地以武侠或玄幻的方式回到讲述“中国故事”,并未见多少文本对中国文学的美学传统进行继承和发扬的。

中国网络文学被誉为与美国好莱坞大片、韩剧和日本动漫并称的世界四大文化产业,文学网站、出版社、游戏公司、影视公司等是其产业的主要经营者。特别是文学网站的经营战略,直接影响到网络文学的整体特点。网络文学以量取胜,主要表现为网络文学作品的整体数量庞大和网络文学单部作品的字数在理论上没有上限。

最后,网络文学要学习传统文学的短而精。传统文学的诗歌基本上以五言、七言为主,词也相当短,容易被人记住,也容易流传后世。传统文学中的小说也多是章回体小说,现代以来的小说虽然“背叛”传统,以现实主义为主要基调,其篇幅一般也不会太长,在纸媒时代是人们进行精神娱乐的主要方式。另外,其数量也少,所以会有经典。但当下的网络小说不但数量巨大,且篇幅无限,都是“鸿篇巨制”。写作者每天都在续写,源源不断,不知何时结束。但在今天到底有多少人在耐心地看?它们之中会不会出现经典?这都是疑问。如改编成电视剧的网络小说《花千骨》近88万字,《后宫·甄嬛传》151万字,而曾风靡一时的《校花的贴身高手》高达1000万字以上。这几部网络文学是因为有影视这个媒介,所以被人们所熟知,但大量的网络文学则沉于海底。究其原因,都是经济在起作用。很多写手是为了赚钱,每天都要写上万字。没有生活积累,没有思想沉淀。反观传统文学,“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是写作者的常态,《红楼梦》式的“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也是写作者必然要经历的艰难之路。网络文学已经走上历史前台,如果再不学习传统文学的这些写作精神,则终究担不起历史的责任。

众所周知,网络文学创作的门槛很低,与纸质出版比较,文学网站对作品内容和形式的要求并不高,学历高的与学历低的,写作经验丰富的与初出茅庐的,“黄发”与“垂髫”,都能进入网络文学场一试身手,发表自己的作品。网络文学发布平台操作便捷,网友可以随时通过电脑和手机客户端等发表和传播自己的作品。据统计,近年来,每天上传到网络上的文字平均高达1.5亿字,每年完成的长篇网络小说达10万部。这些作品的质量参差不齐。特别是长达几百万字的超长篇网络小说,不少是作者写到后面忘记前面的内容,情节前后不统一,语言表达欠锤炼,注水成分多。有写手曾说,他们这类小说不存在任何文学性,没有任何文学价值。这些快餐化的作品,与文学的距离越来越远,不利于青少年审美趣味的提升和艺术判断力的培养。

网络文学毕竟属于文学范畴,与传统文学一样,都应追求真善美的统一,以创造精品为目标。随着各类网络文学排行榜的发布,网络文学双年奖等各类奖项的设置,网络写手精品化意识的加强,主管部门的正确引导,这些都有助于文学网站经营战略的转向。

类型化写作的转向:

从玄幻穿越到贴近现实

提到网络文学,一般都不自觉地指向网络小说。网络小说是网络文学中最有影响力的体裁,它的点击率、IP价值和社会价值,远远超过网络诗歌和网络散文。类型化写作,是网络小说创作的一个重要特点。类型化写作在过去的通俗文学创作中并不鲜见,但网络小说的类型众多,远远超过传统文学,大致可以分为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现实、军事、历史、游戏、体育、科幻、悬疑、二次元、盗墓、穿越等类型,其中玄幻穿越类最受青少年欢迎。玄幻穿越类小说之所以出现,是因为创作者以年轻人居多,他们的特点是想象力丰富,而网络文学平台为他们的想象力提供了在现实生活中没有的展示空间。同时,现代生活节奏快,学业和就业的压力大,职场竞争激烈,玄幻穿越类小说及时给年轻人提供了栖息的港湾。

在黑格尔看来,艺术的存在是为了人类观照自己、认识自己、思考自己。但玄幻穿越类小说达不到这点。阅读玄幻穿越类小说,只能观照虚拟世界中的自己,而不是现实世界中真实的自己。虽然阅读此类小说,也会让人展开对个人在历史中的价值等问题的思考,但是青少年过多地阅读,容易患上“包法利夫人”爱玛那样脱离现实而沉浸幻境的心理疾病。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网络文学作家应该立足于社会现实,着眼人民关注的现实问题,展开自己的思考和艺术想象力,遵循艺术真实和历史真实相结合的原则,创作更多有现实关怀的作品,为时代立传。

创作导向的转向:

从以市场为中心到以人民为中心

不同于传统文学,网络文学有自己的衡量标准,即网友的点击率。点击率越高的作品,说明越受市场的欢迎,越受游戏商和影视制作商的关注。网络作家为了提高作品的点击率,不得不重视网友的建议和喜好,甚至放弃自己的审美标准而迎合网友的接受心理。

网络文学虽然是产业化生产,但是它毕竟是精神生产,是培根铸魂的工作,不能够以市场为中心,只关注经济效益。除了经济效益,网络文学创作更需要追求社会效应。网络文学创作,不能只为了创作者和文学网站等方面的经济收益,而是要为人民而创作。与传统文学创作一样,新时代的网络文学创作应以人民为中心,深入到人民生活中去,了解民生疾苦,用艺术的形式表现人民生活。反映民生疾苦,并不是只体现网友的阅读喜好。

由接受美学理论可知,文学接受有顺应和同化两种类型,前者是读者的接受期待在作品中能得到满足,其审美心理结构得到强化和巩固;后者则是读者的审美期待因作品而改变,其审美心理结构也随之调整。可以说,只满足读者的审美期待,是很片面的。对网络文学作品的评价,读者的点击率只是一个因素,还要考虑到多方面的评价。

文学功能的转向:

从娱乐大众到引领风尚

许多网络写手从事网络文学写作,并非是弘扬文学的“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作用,而是彰显它的娱乐功能,只期待网友读后说一声“爽”。为了达到这一点,新鲜有趣的内容少不了,如盗墓、霸道总裁的私生活。除此之外,情节设置还要大胆、有想象力:古今能同时,时光能倒流,相爱无尊卑,悟空情未空……实际上,娱乐在文学中是属于较低层次的功能,文学还有审美功能、认识功能、教育功能等。

要做到文学功能的最大化,网络作家必须要有家国情怀,将个人价值的实现与国家的前途命运结合起来。文学不仅只满足于读者的“爽”,还应在真善美上进行引领。很多革命前辈正是因为在年轻时阅读了革命作家蒋光慈的长篇小说《少年漂泊者》,与书中主人公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受到影响而走上了革命道路。所以,一个有良知的作家必须要讲责任、讲担当。作家明知自己的作品不符合艺术真实,还要去写作,只能误导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