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蒲萄京网站作家艾克拜尔情系,我们都在伊犁生活

这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伊犁出生的人记忆中,也属于依旧生活在伊犁的,这个奖是对他在哈萨克文学艺术和文化交流方面所作贡献的认可,艾克拜尔·米吉提在哈萨克斯坦欧亚大学受聘 哈萨克斯坦驻华大使馆供图

新蒲萄京网站 2

新蒲萄京网站 1

新蒲萄京网站 2

当哈萨克族作家艾克拜尔·米吉提把他的最新散文集命名为《伊犁记忆》时,我把它理解为这是作者对伊犁故乡的回望,也是他对曾经生活记忆的梳理。而我这个在伊犁生活过近10年的读者读起来,也算是一种回望,是对过往伊犁风情的回望。

艾克拜尔·米吉提在哈萨克斯坦欧亚大学受聘 哈萨克斯坦驻华大使馆供图

上世纪70年代末,艾克拜尔以短篇小说《努尔曼老汉和猎狗巴力斯》走上文坛,这篇小说获得了1979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可以说,他的文学之路,由此正式开始。而此时,艾克拜尔还是伊犁州党委宣传部的一名干部。不久之后,他去北京领奖。到了北京才听说已经被文学讲习所(即现在的鲁迅文学院)录取,成了文学讲习所第五期的一名学员,多年后他又成了鲁迅文学院的学员导师。

习近平主席2013年9月出访哈萨克斯坦时,在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题为《弘扬人民友谊
共创美好未来》的演讲,盛
赞中哈传统友好,倡议采用创新的合作模式,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习主席在演讲引用了哈萨克斯坦伟大诗人、思想家阿拜·库南巴耶夫的话:“世界有如
海洋,时代有如劲风,前浪如兄长,后浪是兄弟,风拥后浪推前浪,亘古及今皆如此。”这句话引自《阿拜箴言录》,其中文译本是我国的哈萨克族作家艾克拜尔·
米吉提翻译的。

这些经历,他都写进了《从学员到导师》一文中。我在看这篇文章时难免会想起2013年我在鲁迅文学院就读时接触艾克拜尔老师的情景。那时,我因为在诗歌组,未拜入他的门下,有一天他请他的学生和我们几个新疆籍学员吃饭,老乡见老乡,于是就喝得尽兴了。这是在看这本书时想起的一些往事。恰巧,这也是一本多半写往事的书,从《伊犁记忆》《王蒙老师剪影》《伊犁散记》《童年记忆》《初次遇狼》等文章的题目即可印证。

近日,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艾克拜尔·米吉提,荣获哈萨克斯坦金质国际奖章。授奖词说,艾克拜尔·米吉提为哈萨克文学艺术作出了特殊贡献。

本书开篇就是《伊犁记忆》。文章的第一句话就说出了多少在外的伊犁人的心声:伊犁是一种记忆。看过文章就可知晓,这种记忆不仅属于离开伊犁的游子,也属于依旧生活在伊犁的“土著”和初来这片土地生活的人。起码如我,大学毕业后即生活在此,读老伊犁人的文章,也常能生出不少回忆。

获奖体现“一带一路”文化交流成果

在艾克拜尔儿时的记忆中,“这是一个生满白杨的城市。那密布城市的白杨树,与云层低语……树下是流淌的小河,淙淙流入庭院,流向那边的果园……”这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伊犁出生的人记忆中,真是再常见不过了。所以,伊犁州的首府伊宁市,也曾被叫作“白杨城”。袁鹰先生曾经游历伊犁,更是写下了散文名篇《城在白杨深处》,由此可见当时的白杨之盛。七八十年代在伊犁出生的人,可能还会看到一点点尾巴。而作为我这样一个外来者,所来不过10年,即便在初到伊犁时,曾经因为职业之便走遍了城市的角角落落,也见过一些残存的白杨和果园,近几年来是愈渐难见了。这样的情形,艾克拜尔每次回乡时也都有切身的感受,写进了文章。

艾克拜尔·米吉提诚恳地说,获得这个奖是中国和近邻友好的结果。这个奖全世界给了12个人,这个奖是对他在哈萨克文学艺术和文化交流方面所作贡献的认可,同时体现了“一带一路”沿线各国文明互鉴的成果。

在作者的伊犁记忆里,除了白杨,还有满眼的各色花草,“每当夜幕降临,从那家家户户落满芬芳的花园里便会传来百灵鸟不倦的鸣啭。”每家每户庭院、果园里,在花季花开各色,让初来这座小城的人忍不住惊叹,进入了“花城”。这样的记忆对于在伊犁生活得久一些的人来说,真的是怎么也磨灭不掉的,即便离开故乡二三十年后,作者想起这些,还依旧温馨如昨。所以在他看来,“伊犁春色的真正标志,是那漫山遍野怒放的郁金香”,要知道,伊犁本是郁金香的原产地。也是看了这本书,我才知道,原来被维吾尔人称为“莱丽哈萨克”的郁金香早已经融入了哈萨克人的血液,是哈萨克人最喜欢的花。

1994年,艾克拜尔·米吉提翻译了阿拜·库南巴耶夫的名著《阿拜箴言录》,得到多次再版。在新疆,他翻译的《阿拜箴言录》出版了维吾尔语、汉语、哈萨
克语版。2015年,艾克拜尔·米吉提小说集《瘸腿野马》、历史传记《木华黎》、《艾克拜尔·米吉提作品选》(四卷)共6部作品在哈萨克斯坦翻译出版,并
受到广泛好评。艾克拜尔·米吉提对促进丝绸之路文学交流和中哈之间的文化交流发挥了桥梁作用。

一个出门在外的人,走到哪里,看到什么都会把它拿来和故乡的风物进行比较。艾克拜尔也不例外,他在每次在北京郊游,看到山沟里流淌的细小的河流,便会想起故乡天山深处的每一条溪流来。喝着伊犁出产的白酒,端起酒杯也会忍不住说一句:“请开怀畅饮,这是伊犁河的水……”书中绝大部分笔墨都是关于新疆的,《歌者与〈玛纳斯〉》《作为文人的赛福鼎·艾则孜》《天山脚下的哈萨克人》等篇章同样值得留意。

他是精通8种语言的哈萨克族作家

也正因为如此,我这样一个曾生活在伊犁的读者读本书时,认为全书最好的文章就是写伊犁的那几篇,估计作者不一定会认同,其他读者更不一定认同。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曾在伊犁生活过。

1954年,艾克拜尔·米吉提出生于新疆伊犁霍城县,7岁以前,他一直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乌拉斯台的牧场上。他的父亲是个医生,精通哈萨克语、俄语、维吾
尔语、柯尔克孜语、乌兹别克语、塔塔尔语,惟独不懂汉语。艾克拜尔上小学时,父亲认为儿子应该掌握一门大语种,于是决定送儿子去汉语小学。如今艾克拜尔精
通汉语、哈萨克语、维吾尔语等8种语言。

书中还有一篇《巴金先生的一封回信》也引起了我的注意,这篇不长的文章让我意识到,巴金等著名作家作品的维吾尔文、哈萨克文译本的相关研究应该还有很多未垦之地,期待在不久的将来能看到相关著作。

1971年,艾克拜尔随着“上山下乡”的浪潮,来到了伊宁县红星公社插队。有一天,公社来了一
拨人体验生活,艾克拜尔看见一个穿卡其服、戴眼镜的男人,别人告诉他这是作家王蒙,写了《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被毛主席点评过。艾克拜尔感到惊奇,在他
想象中,作家都是活在古代、已经故世的神仙般的人物,王蒙是他见过的第一个活着的作家。由此,艾克拜尔萌生了要当作家的念头。

后来,艾
克拜尔进入兰州大学中文系就读。毕业后被分配到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党委宣传部工作。1979年3月,他的第一篇短篇小说《努尔曼老汉和猎狗巴力斯》发表,并
荣获第二届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从此走上文学创作之路。在艾克拜尔的很多作品中,至真至纯的人性之美是不变的主题,他的写作不仅仅局限于少数民族的生活,
还把笔触延伸到社会各个角落,捕捉美、记录美。

《阿拜箴言录》被认为翻译得很到位

在应邀到哈萨克斯坦国家图书馆演讲
时,艾克拜尔·米吉提用哈萨克语演讲,让听众深受感动,当地的学者对从中国来的作家把哈萨克语讲得那么纯粹非常佩服,同时也佩服哈萨克人还有人能写那么好
的小说。他们敬佩中国的执政党执政能力强,能让一个哈萨克人熟练掌握汉语,成为获全国大奖的作家,并担任大型文学期刊《中国作家》的主编。

艾克拜尔·米吉提被哈萨克斯坦欧亚大学聘请为名誉教授,他是第一个作品被翻译到哈萨克斯坦的中国当代作家,他翻译的《阿拜箴言录》被认为翻译得很到位。
他的一些专著被认为具有史学价值,对《二十四史》中关于哈萨克部落的记载有深入研究,提出文化史就是部落史。他正在写的一部专著写到元朝的哈萨克部落,元
朝是各民族融合的历史阶段,哈萨克族以部落方式进驻北京,有做官的,也有文学家、书法家。

艾克拜尔还翻译了多种少数民族作家的文学作品,他翻译的维吾尔语等语种文学作品使多个原作作者获奖。他还准备翻译阿拜的诗歌集。

今天讲“一带一路”要提倡文化交流

哈萨克斯坦是古丝绸之路经过的地方,曾经为沟通东西方文明,促进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相互交流和合作作出过重要贡献。艾克拜尔·米吉提认为,随着“一带一
路”战略的实施,中哈之间的文化交往与人文交流会进一步加深。现在,哈萨克斯坦在华留学生数以万计,仅北京就有3000多名哈国留学生,分布在北京大学、
清华大学等各大高校。

艾克拜尔·米吉提说,“一带一路”历史上就有文化交流,今天讲“一带一路”也要提倡文化交流、文学交流。中国与世
界进行贸易往来,就要让消费者认可中国人,这就需要文化交流,需要彰显中国的文化实力。“一带一路”不止是商业贸易,还要进行文化传播,文化的核心是文
学。他有一个宏大的计划,与国家民委合作,3年之内把“一带一路”40多个国家走完,进行文化交流。

艾克拜尔·米吉提在担任《中国作家》主编时提出,用最优美的中文写最美好的中国人形象,为全世界热爱中文的读者服务。如今他从主编岗位上退下来,为自己定下写作方向:传播中国梦,攀登新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