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良好,2017年网络小说回眸

在网络小说作者中,笔耕不辍的网络大神和不断涌现的新锐作者保障了百万级创作队伍及其原创作品的输出,聚焦优秀网络文学作家及作品,不少网络作家开始投身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

2017年是网络小说在提振信心中接力奋进的一年。笔耕不辍的网络大神和不断涌现的新锐作者保障了百万级创作队伍及其原创作品的输出。现实题材小说迎来了创作机遇期,新作数量与质量得到提升。玄幻、仙侠作品增幅势头不减,融合中国元素与世界文艺因子的小清新题材作品显露生机。政策、企业和市场合力铺开的出海渠道,让网络小说的海外传播成为中国网络文学成长中的一大亮点。

作为国内网络文学起步最早的城市和如今的发展重镇,上海是集聚网络作者、文学网站最多的地区,堪称全国网络文学创新和发展的高地。据资料显示,目前上海网络文学占全国原创文学市场的比重达到近90%,阅文集团旗下包括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网等在内的7家网站中,上海地区的注册作者和一线作者人数居全国各城市之首。

对于这个崛起中的新创作群体,上海市作协于2014年7月成立了上海网络作家协会,深入研究网络文学特点和写作者特性,探索团结凝聚网络作家、改善网络文学生态的有效手段和途径,为广大网络作家做了大量服务、引导和推广工作。

网络大神风头正劲,新生代快速成长,网络作家成长环境不断优化

与传统文学作家不同,网络文学作家的创作周期长、时间跨度大,题材多集中在类型小说领域,彼此在创作之间很少有交流的机会。针对这些特质,上海网络作协推出了一系列脚踏实地的措施:举办维权知识讲座以帮助网络作家应对“最头疼”的网络侵权问题;不定期开设各行各业专业知识的专业性讲座,帮助他们深入各种创作领域、积累写作素材;推出每年一度的中国网络文学年度好作品排行榜,以发掘和推动优秀网络文学作品的传播;开设“网文讲坛”,以一月一期的形式邀请作家和专家进行交流,通过这个常设平台,为网络作协会员提供学习、交流、互动机会。除此以外,网络作协还推出了期刊《网文新观察》,梳理网络文学创作态势,聚焦优秀网络文学作家及作品,并推荐优秀网络文学作家参加鲁迅文学院高研班的学习培训,同时将创作力旺盛的网络作家代表列入上海青年文艺家培养计划中,进行重点扶持培养。

纵观2017年的网络文学创作队伍构成,总体上呈现出“网络大神风头正劲,新生代力量快速成长”的特点。大神级作家仍然是网络小说创作的中流砥柱,辰东、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耳根、天蚕土豆、猫腻、天使奥斯卡、忘语、血红、蝴蝶蓝、鹅是老五、乱、萧鼎、梦入神机、骷髅精灵、丛林狼、多一半、苏小暖、跳舞、月关、叶非夜、高楼大厦、烟雨江南、妖夜、徐公子胜治、鱼人二代、烽火戏诸侯、流浪的蛤蟆、酒徒、孑与2等等网络大神继续扮演网络小说创作最活跃的力量,尽管他们成名已久,却依然笔耕不辍,风头正劲,所获得的大众关注度、媒体曝光量、百度搜索指数、贴吧人气等,在网络创作队伍中遥遥领先,他们作品的点击量、收藏量、知名度、曝光度在各大网站的榜单中都占居重要位置。辰东的《圣墟》在“2017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男频原创作品热度榜”中连续两季度占领首位;耳根的《一念永恒》、萧鼎的《天影》点击量破千万;我吃西红柿、天蚕土豆、天使奥斯卡、蝴蝶蓝等成名多年的写手纷纷上架了《飞溅问道》《元尊》《盛唐风华》《天醒之路》等新作,并取得不错的读者反馈;以唐家三少、血红为代表的“元老级”写手依然活跃在创作一线,唐家三少借《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续写着“斗罗大陆”系列的玄幻传奇,而以“高产”而闻名的血红在《巫神纪》完结之后,又在年内推出新作《万界天尊》。

“大家以往总认为网络作家就是写穿越、玄幻,但在近期的创作中,我们惊喜地发现,不少网络作家开始投身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展现出年轻的网络写作者对于社会当下的思考。”上海市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王伟表示。在近年的创作实际中,从阅文集团传来的消息,也证明了正有越来越多的网络作家将目光投向鲜活的时代万象——去年,阅文集团在宣布启动网络原创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时便意识到,他们面临的难题并非是缺少作品,而是缺少发现作品的机制。

一线资深作家的持续创作,带动了一批新生代作者迅速浮出网海,网络小说写手的代际衔接愈显紧密,作者队伍呈年轻化趋势。据2017年掌阅的报告显示,在网络小说作者中,80、90后作者占比达92%,90后占比超过作者总数半数达59%,年龄最小作者仅15岁。据阅文集团的报告,2016年以来,90后写手占阅文新签约作家的45%,支撑了阅文新生力量近半壁江山。日益年轻化的创作群体给网络小说注入了更多的活力、个性、想象力和创造力,使作品更青春、更富有时代气息。广电总局和中国作协“2017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上榜名单中,如《岐黄》作者漱玉、《华簪录》作者悠南桑、《如果深海忘记了》作者苏茯苓等,都是年轻的新锐作者。在“2017年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半年榜”中,上榜的完结作品中《书剑长安》《全能高手》分别为他曾是少年、我是愤怒的处女作,而位列未完结作品第二的《放开那个女巫》,其作者二目此前鲜有作品问世。无独有偶,在“2017年中国网络小说作家影响力榜TOP100”中,会做菜的猫、风轻扬等年轻写手均以首部作品上榜。新生代力量的成长得益于日渐完善的网络作家成长环境和培养体系。如阅文集团尝试推行“作家明星化”举措;掌阅则一方面引入大神级作家月关、天使奥斯卡等以吸引读者,同时也积极为青年作家的成长创造条件;中文在线、晋江等各大平台也纷纷打通新生代写手的上升通道,新晋作家可通过自己的才华和优质的作品,完成从“草根”到大神的逆袭。

当时,阅文集团CEO吴文辉表示,当他看到像《材料帝国》这样的作品在互联网上崛起时,意识到网络文学的土壤不光可以孕育出玄幻、科幻类作品,也完全可以诞生出优秀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这也说明,现实题材的内在能量在任何时代、任何体裁的文艺创作中都有其强大的生命力。而在去年年底于沪上颁奖时,主办方所征集到的近6000部作品题材多样、风格多元,既有讲述了大型国企红星集团在困顿中改革、复兴的故事,也有对于相声曲艺细致研究、工笔描绘的故事,可以说不仅展现了“小时代”的暗涌潜流,也有“大时代”的激荡风云,创造出了这个时代鲜活而动人的艺术典型。

2017年,政府、协会、企业加强了对网络文学的服务、引导和扶持力度,从思想上、业务上、生活上关心网络作家。一批网络作家加入网络作协。2017年中国作协公布的507名年度新会员中,有网络作家51名,创历史新高,使作协会员中的网络作家人数增至165人。浙江、上海、湖南、北京、广东等20个省市相继成立网络作协、网络小说委员会等相关组织机构。2017年,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开设了三期网络作家研修班,来自40余家文学网站和机构的上百名网络作家参加了学习。9月,上海作家协会率先推出网络作家签约制度,开创了网络小说创作者享受“传统作家专有福利”的先河。此外,地方政府也采取措施建设网络创作队伍。11月,中国首个“网络作家村”落户杭州,助力网络小说创造力的集聚、碰撞和迸发。2017年,一些知名网络作家参加各类网络文学研讨会,与学院派专家学者进行面对面地交流与对话。如2017年7月,苗族作家血红受邀参加了在贵阳举行的“大数据背景下少数民族网络文学高层论坛”,会上设置了血红小说研讨专场。10月,白金级网络军文作家丛林狼和悬疑探险作家南无袈裟理科佛受邀参加中国文艺理论学会网络小说研究会第四届学术年会,会议分别为两位网络大神设置了作品研讨专场。网络小说作者不断受到的种种“礼遇”,表明这一创作群体已经走出了与主流文学隔膜的泥沼,体现了社会对网络小说的接纳与重视。现在,网络作家已经被纳入“新社会阶层人士”,他们中已有许多人当选为各级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体现了社会对网络文学行业的认可和尊重。

而在不久前揭晓的“2016中国网络文学年度好作品”评选中,聚焦现实题材的网络小说的数量和质量也比以往有大幅提升。作家叶辛用“接地气”形容部分获奖网文呈现出的鲜明特点,早期的玄幻、历史、言情等题材已无法满足读者需求,网络文学面貌在丰富多元的同时,更加注重对现实生活的描摹。上海网络作家协会会长陈村则点评说,虽然有些作品在虚实平衡、超越俗套上仍有待提高,但不少网络小说作者的写作技艺与叙事手法现在愈发圆熟老练,推理严密,故事完成度较高。

2016年11月,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这次作代会一共产生了210位全国委员会委员,作为一次历史性的突破,唐家三少、天蚕土豆、血红、蔡骏、蒋胜男、耳根、天下尘埃、阿菩、跳舞等网络作家进入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委会。

现实题材创作异军突起,玄幻仙侠势头不减,小清新题材渐成气候

身为上海网络作协副会长的血红是伴随着中国网络文学一路成长的网络作家,对于中国网络写作环境的发展变化,血红感同身受:“现在来看网络文学的环境,规则更加完善,但是竞争压力也变得更大。”同为上海网络作协副会长、一直从事悬疑小说创作的蔡骏继《最漫长的那一夜》后,近期推出了新作《镇墓兽》,他同时也是多个悬疑类杂志的主编,发现并引导着新一代悬疑小说爱好者走向写作之路。自2000年首次在网络发表作品开始,蔡骏与网络文学结缘已有17年之久。2001年,他在“榕树下”网站连载长篇小说《病毒》,这也被认为是中文互联网首部长篇悬疑小说。多年来,蔡骏一直在探索类型写作的更多可能性,并将传统文学的创作技法糅合在自己的网络文学创作中。从早期单纯的惊悚悬疑到心理悬疑,到近期在作品中对于现实题材的介入,他在不同场合都说起自己对未来写作的“雄心壮志”,他希望自己不仅能写“中国的故事”,更能写出“中国故事”。

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对当前市场规模较大、影响力较强的45家重点文学网站发展情况的统计,截止2017年12月,各网站原创作品总量高达1646.7万种,其中签约作品达132.7万种,2017年新增原创作品233.6万,年新增签约作品22万,网络小说的创作量和阅读量占比突破80%。受宏观政策及市场需求影响,都市情感、职场官场、悬疑推理、军事谍战、灵异恐怖等现实题材的网络小说创作数量明显增加,且质量有所提高。阅文集团新增的原创小说中,现实题材作品的增幅达100%,网易云阅读等平台上现实题材网文数量甚至超过幻想题材,占比超过60%。网络小说中的现实类题材作品明显增多,反映人民群众主体生活和当下人们精神心理的作品量多质升。如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所言:“原先那种网络文学不食人间烟火和幻想类作品一家独大的现象有所改变,题材、内容及风格开始出现多元化格局。”不少接地气、有担当的小说作者跳出了千人一面、千篇一律的打怪、升级小天地,而抓住企业改革、大众创业、青年成长、社会创新、生活变迁、文化传承等一系列现实热点问题,让作品呈现出多元化且充满正能量的生活内容。如描写国企改革曲折历程的《复兴之路》,直面80后情感价值观的《糖婚》,展现当下都市女性生活的《全职妈妈向前冲》等。一些作者以丰富的艺术想象表达对生活的期待,捕捉平凡人生的真切感受,讲述时代生存境遇下的人生奋斗历程。如中秋月明的《草根石布衣》通过叙述孤儿石涧仁融入陌生现代社会,成长为兼济天下的草根布衣的故事,表达了坚守本心的善与努力对于改变人生、改造环境的巨大力量,蕴含着励志的人生哲理,带给读者以积极的影响。郭怒的《奔跑吧足球》及秦征的《足球征途》聚焦中国人的足球梦,展现出青少年的热血、坚韧和执着,作品以蓬勃的朝气而获得读者的良好反馈。更俗的《大地产商》将目光投向大学生从校园到商界的成长与奋斗,描绘出富有激情、奋发进取、对生活充满希望的时代青年的面貌,引起青年读者的广泛共鸣。此外,一些作者在现实生活观照下,透视民族文化,对文化传承、生命价值等传统的文学主题进行反思,探寻多元文化冲突下人们的精神挣扎和心灵激荡。如唐四方的《相声大师》用通俗小说的笔调,书写相声行业的数十年兴衰变迁,描述民间艺人跌宕起伏的人生,展示质朴的中国艺人对传统文化的执念。在商业规制和网络技术的影响下,一些作者突破了传统现实题材的思维和叙事模式,将魔幻和想象融入到现实题材创作中,探索网络性思维与现代主义手法的有机结合,形成了类似于都市穿越文的“网络现实题材”。从商业化的角度来看,这类小说在创作上重视代入感,追求娱乐化的阅读效果,故事戏剧化,桥段轻松、语言诙谐,能够触动读者的爽点,但同时也存在套路化、缺乏个性风格等问题。有的小说设计出小人物穿越、重生、逆袭并一步一步攀登人生高峰的故事主线,读起来轻松而励志,但同类故事写的人多了难免会有似曾相识的套路和模式之嫌,如《我的1979》《重生完美时代》《重生之神级学霸》《重生之最强人生》《重生之2006》《重生之奔腾年代》《重生大农民》等作品均属此类架构。尽管如此,这些作品打破了传统现实题材小说建立在真实性基础上的叙事伦理和对现实内容纯粹化的“镜像式”反映,创新了传统现实题材小说的叙事维度,因此,反映了现实题材网络小说创作的艺术探索性与创新精神。

为更好地服务于网络作家日益丰富的创作需求,在分别于去年下半年和今年9月举行的两届上海网络文学高级研修班上,历史题材、现实题材成为研修班讲习的主旨内容。与会网络作家分别在这两类题材的写作上进行了形式多样的交流,并结合各自在网络文学领域的创作和从业经验,进行了深入的学习讨论。

2017年,现实题材网络小说成为辐射影视剧市场的重要力量,《欢乐颂2》《无证之罪》《恶魔少爷别吻我》《西河口秘闻》《我不是精英》《路从今夜白》等大量婚恋、职场等反映当代都市生活的小说改编成电视剧。改编自阿耐同名都市青春励志题材小说《欢乐颂2》成为国产都市剧收视担当,这部讲述欢乐颂小区22楼五个女子工作、感情及心路历程的作品,因代入感极强,传递的阳光、温暖和正能量赢得了观众的认可。改编自悬疑探案题材的同名网络小说《无证之罪》,不仅爆红网络,而且成功进击海外,辐射国际市场。目前,国际流媒体平台Netflix购买了这部网剧的版权,并计划在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播出。该小说讲述了警察严良临时受命在危机四伏的陷阱中,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挖掘案情真相、伸张正义、成功抓住杀手“雪人”的故事,合理的人物设置,循序渐进的故事铺陈,精彩的“中国风式”推理,深层次的人性剖析,为改编剧增色不少。现实题材异军突起的背后,离不开小说创作者对人民生活的深入体察和现实的反思,不少网络作家身体力行,从生活中发现素材和灵感,如起点中文网的作家中秋月明为了在《草根石布衣》中更真实的描述城镇生活,曾前往多个小城镇调研,真切地体验了现实中的生活。《二胎囧爸》作者李开云为了让新作《空管爱情》更真实,前往华北空管局、北京首都机场待了一个多月,体验管制员的日常生活细节,这也正是作品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

“作品是作家的安身立命之本。坚持创新创造,关注传播方式、作品生产方式以及读者受众之间互动关系的变化,这一点是传统作家和网络作家都需要遵循的创作规律。”王伟表示,“通过高研班上探讨现实主义题材网络文学创作的艺术价值和社会意义,我们希望加强传统现实题材文学创作和网络文学创作的互动、交流、研讨,从源头上发现、培养一批优异的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写作者,促进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创作,推动中国网络文学健康发展,也希望助力网络文学作家自觉承担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文化的使命。”

2017年,玄幻、仙侠题材依然是网络小说“大户”。据阅文集团公布的数据,凭借天马行空的想象和“泛宇宙”的故事设定,玄幻、仙侠题材小说成为最受读者欢迎的类型,占据其麾下网站2017年前两季度男频原创作品热度榜榜单的70%。猫腻的《择天记》、他曾是少年的《书剑长安》、天蚕土豆的《元尊》、纯情犀利哥《诸天至尊》、豆子惹的祸的《升邪》、宅猪的《人道至尊》、血红的《巫神纪》、风凌天下的《天域苍穹》是2017年完结的网络玄幻、仙侠题材作品中的佼佼者。而爱潜水的乌贼的《武道宗师》、辰东的《圣墟》、月关的《逍遥游》、天蚕土豆的《元尊》、猫腻的《大道朝天》、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林如渊的《尘骨》、横扫天涯的《天道图书馆》等一批正在连载的作品,以人物、情节、环境的合理设定和内容与形式较为完美的结合,吸引了数量可观读者群体。从创作来说,玄幻、仙侠作品在注重市场性、娱乐性、创意性以吸引读者付费的同时,如何融合艺术性与思想性,体现正确的“三观”导向,一直是此类小说创作的难题。在寻求思想深度和艺术品质结合上,2017年有不少作者进行了有益的尝试。他曾是少年的《书剑长安》在构建气势恢弘的仙侠世界,书写江湖恩怨、儿女情长的同时,坚守着善良与正义的本性。纯情犀利哥的《诸天至尊》用幽默的叙事将乐观的生活态度、爱和理想的美好向往蕴含于主人公瑰丽雄奇的修仙历程;天蚕土豆的《元尊》在书写周元历险的紧张、刺激过程时,将人性中坚强的生存意志和人文情怀寄寓在奇幻玄幻的故事之中,传递出“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达成了思想性与可读性的统一。尽管年度内涌现出不少颇受读者追捧的作品,我们也应回避玄幻、修仙题材小说存在的明显问题和不足,如怪力乱神、升级打怪、异想天开、缺乏人文关怀的故事桥段依然比比皆是。一些作者囿于有限的生活积累和知识阅历,试图虚构重大史实和历史人物,却致使作品的内容理念、人物形象、情节场景严重脱离现实,结果却是以荒诞感代替了艺术美感。此外,玄幻、仙侠类作品依然没有摆脱同质化的“升级”套路,因袭他人、重复自我,显示出文学创新的乏力。如何在释放无限想象的同时,还能保持艺术个性与创新活力,无疑是这类小说创作面临的重要选择。

此外,为加强上海网络作家队伍建设,扶持优秀网络作家,上海市作协于2017年5月制订并试行了网络作家签约制度,建立了一整套完善的审批、资助、考核机制,率先推出的16名签约网络作家中,王小磊、刘炜、程铭等榜上有名。该制度面向有一定创作实力的上海网络作家协会会员,重点支持长篇网络小说申报,兼顾中短篇小说集。签约网络作家是上海市作协继专业作家、签约作家之后,直接扶持的第三批作家。此次签约的网络作家来自起点中文网、晋江文学城、云起书院、云文学网、爱奇艺文学等多家文学网站,申报作品题材涵盖玄幻、奇幻、仙侠、穿越、历史、推理、都市等多种门类。

小清新题材渐成气候是2017年网络小说创作的新气象。这里所说的小清新题材类似于“轻小说”,但较之轻小说范围更宽泛一些。小清新作品一般回避网络小说常见的“丛林法则”和“腹黑争斗”,表现出颠覆故事惯例的“脑洞世界”和绕开主流网文模式的创作倾向。作者受动画漫画影响,选择创作被青少年和“御宅族”喜爱的“少年向”“娱乐向”小说,一般都有着轻松愉快的阅读体验和有强烈视觉冲击力的插画,包括二次元、轻小说等。这类小说常常有别开生面的新世界设定,以及打破既有身体界限的“变身流”情节,常见的有恋爱、冒险、推理、奇幻、科幻等题材,包括受日本轻小说影响而从同人、鬼畜、腐与丧、游戏、漫画等从二次元文化空间中汲取养分而创造的网络长篇。小清新网络小说是社会亚文化市场细分下的小众题材门类,近年来,随着二次元文化影响力的扩张,这类网络小说开始从小众边缘的青年亚文化圈向主流文化群体渗透。目前在SF轻小说、轻文轻小说及轻之国度等文学站点,小清新作品已颇具规模,不仅有大量写手驻站创作,而且吸引了众多青少年读者。如在SF轻小说上,《英雄?我早就不当了》《变身之后,我与她的狂想曲》的点击量已突破3000万,而流行于网络的《我是高富帅》《万法掌控者与13位奴隶》《告急!重生之后的妈妈们是子控!》《我想要不那么有用的人生》《爱上过去的我》《变身之后,我与她的狂想曲》等作品的点击量均达千万级。网络小清新作品作为二次元文化圈“ACGN”末端的文化形式,在继承传统的网络小说奇幻、神秘、科幻、诡异、恐怖等要素外,还具有一些独特的特点,如口语化书写,句子短小、换行及换段频繁、行文不拘一格等,而且一般都配有视觉冲击力很强的大幅插图。此外,网络小清新题材的轻小说,在世界观的设定上也别具一格,其依据的并非现实,或者仿照现实规则设定、充满逻辑的拟现实,而是充满各种各样作品、跨越无数类型、内部也并不统一的二次元,“它的世界可以同时有等离子去污器、超级英雄、道家老祖与洪荒时代……作者和读者也不会觉得哪里不对劲”。作为“文字写成的漫画和游戏”作品,小清新题材小说的读者主要为十多岁的少男少女和动漫爱好者。不仅是专门的轻小说网站,在其他一些知名网站如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17小说网、塔读文学网、阿里文学网上,也存在以“二次元”分类或贴上“二次元”标签的小清新类网络小说。这些作品,既包括二次元原创轻小说,又包括充满大量幻想、萌、傲娇、娘化、物化、衰、佛系等后现代属性、受青年亚文化世界观影响的类型化、风格化作品。由于吸收了二次元文化元素,这类网络小说的结构奇特,往往夹杂着脑洞、鬼畜等因素,部分情节还按照游戏和动漫的模式来设定。二目的《放开那个女巫》、圣骑士的传说的《修真聊天群》、会说话的肘子的《大王饶命》、远瞳的《异常生物见闻录》、三天两觉的《惊悚乐园》、寒门的《奶爸的文艺人生》及壶山小农的《二次元岛主》均属于此类。我们相信,随着网络小说与青年亚文化的交融,将会有更多的素材进入网络小清新创作领域。这一现象反映了网络小说多元化的大趋势,它的出现为网络小说开拓新题材、创新结构方式与叙事技法提供了新的可能,或将使得中国网络小说成为融合新兴文化、全方位展示网民生活天地的一本“大书”。

“与上海市作协签约,体现了网络作家们的自身地位,在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社会对网络作家们的认可。要增强使命感,提升自身的水平与层次,将来担负起网络文学骨干人员的重任。”在谈及对于签约网络作家的期待时,王伟说。关于网络作家的创作,王伟认为在发挥创造创新能力、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同时,网络作家要从文学经典中汲取滋养,提升自身层次和水准,“文学经典有着千百年的发展和积淀,有助于网络作家增加修养,加深内涵”。

在网络作家眼里,以作协签约作家身份进行写作,可以说是一个全新的起点。“‘签约网络作家’这个头衔是一份荣耀,更多的也是一份责任。在进行网络文学创作时,难免会陷入懈怠状态,但‘签约网络作家’这一身份时刻在背后鞭策和警醒着自己,要拿出更优秀、更经得起读者检验的作品。”他们表示。

“网文出海”呈规模化、规范化趋势,“世界向”小说成海外新宠

2017年,随着自主化数字传播渠道的建立及版权环境改善、外译平台的建立和版权输出协议的达成,我国的“网文出海”日渐走向规模化和规范化。风凌天下的《我是至尊》、唐家三少的《龙王传说》、我吃西红柿的《飞剑问道》、横扫天涯的《天道图书馆》、
滚开的《极道天魔》、辰东的《圣墟》、二目的《放开那个女巫》、跳舞的《天启之门》、神见的《无敌天下》、
火星引力的《逆天邪神》、鱼的天空的《宠魅》等大量在国内连载的作品纷纷开启了“出海”航程,小说创作与“出海”的互动趋势明显。海外读者可以在第一时间同步享受国内正在连载的作品,这无疑进一步拉近了中国网络小说与海外读者的距离,也为中国文化通过网络文学的方式“走出去”打开了一面新的窗口。目前,中国网络小说的辐射力从日本、韩国、东南亚等亚洲文化圈进一步向欧美拓展,PC、手机及平板端口的网站成为海外读者阅读中国网络小说最主要的渠道。通过对网络小说海外主流阅读平台调研发现,Wuxia
World、起点国际、Gravity
Tales、volarenovels及lnmtl是目前最受欢迎的网络小说英文阅读站点。而随着阅文和kindle合作的深入,kindle也逐渐成为中国网络小说海外读者重要的选择。从题材来看,目前传播到海外的网络小说类型进一步多元化,涉及仙侠、玄幻、奇幻、科幻、现代、言情、游戏、历史、恐怖、悬疑、动漫、同人等多个题材。起点国际凭借阅文集团充足的正版作品储备,已成为网络小说海外传播站点中作品总量最大、类型最多、覆盖范围最广的站点。目前,起点国际全球综合排名6748位,日均页面浏览量为58万次,读者覆盖美国、印度、英国、法国、新加坡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由于具有一支优秀的翻译团队,起点国际部分作品每日可达3至10更,2017年底翻译发布的作品数达300余部,累计章节超7万章。Wuxia
World依然是影响力最大的网络小说海外传播的英语平台,目前日均独立访客量达80万,全球网站排名1110,比去年同期上升约400名。Wuxia
World目前共发布中国网络小说39部,涵盖仙侠、玄幻、灵异、历史等题材,其中仙侠、玄幻作品共29部,大多出自知名网络作家之手。这些作品不仅在中国已获得读者和市场认可,也得到在海外读者的好评,如我吃西红柿的《盘龙》《星辰变》《莽荒纪》,天蚕土豆的《斗破苍穹》《武动乾坤》,唐家三少的《绝世唐门》,耳根的《仙逆》,蚕茧里的牛的《武极天下》,逆苍天的《万域之王》等,都成为中国网文出海的口碑式作品。由于缺乏稳定的翻译团队,Wuxia
World作品的更新速度较慢且翻译质量参差不齐,但得益于起步较早,该网站仍然拥有一批稳定的用户。Gravity
Tales与Wuxia
World发布的中国网络作品总量相当,但题材更为丰富,涵盖了玄幻、仙侠、科幻、都市、游戏、历史等题材。除玄幻、仙侠题材外,2017年还发布了《全职高手》《网游之全球在线》《疯巫妖的实验日志》《重生之最强剑神》《星辰之主》等融合了游戏竞技文化因素的竞技文。

从作品类型看,具有东西方奇幻、法术、通灵等“世界向”文化元素,杂糅了中国武侠传奇及西方现代魔幻小说创作手法的玄幻仙侠题材,仍然是最受海外读者亲睐的作品类型。如在起点国际平台上,横扫天涯的《天道图书馆》、酒煮核弹头的《怪物乐园》、逆苍天的《杀神》、鹅是老五的《不朽凡人》、新丰的《最强的系统》、高楼大厦的《叱诧风云》、滚开的《巫师世界》等作品颇受海外读者欢迎。无独有偶,在Wuxia
World网站,《盘龙》《斩龙》《星辰变》《逆天邪神》《仙逆》《武动乾坤》等以非现实的、超自然的及神仙志怪文化为基础,融合了魔法、精灵、亡灵、仙侠魔怪、异种神兽等魔幻性人物元素,具有气势恢弘的世界体系的作品,吸引了大量英语受众关注。这些玄幻仙侠作品富有玄虚、怪诞、臆想等美学形态,与西方奇幻魔幻文学气质相通,因此更易打开外国读者的“快感通道”。此外,深蓝椰子汁《暗夜游侠》、蝴蝶蓝的《全职高手》、孤单地飞的《网游之战御天下》、晨星LL的《我在末世有套房》、远瞳的《异常生物见闻录》、泛舟填词的《大盗贼》等沿用游戏的世界观和逻辑结构,融合了游戏、动漫等二次元元素的作品,因受到美日韩游戏、动漫和轻小说文化辐射,具有二次元文化因素,吸引了不少海外读者。从海外数字平台作品传播数量和热度上看,我吃西红柿是目前在国际上颇具影响力的网络作家之一,其作品如《盘龙》《星辰变》《莽荒纪》《吞噬星空》等,在Wuxia
World和起点国际的热度很高,2017年,其仙侠新作《飞剑问道》实现了全球同步首发,该小说由于成功融入狐仙、河神、巫术、千里眼等元素,在起点国际及Gravity
Tales连载过程中,以内容的新颖与趣味的普适性赢得了海外读者的认可。

网络小说作为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提升全球文化自信的重要力量,对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讲好中国故事,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全球化的语境下,网络小说创作与海外输出的互动还将升级,越来越多正在连载的网络小说正陆续走出国门,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网络小说海外输出的类型也将进一步多元化。不过也应看到,目前海外主流人群对我国网络文学的关注度还不够高,据《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白皮书》显示,海外网络小说的受众主要为学生,占比为52.9%,专科学校以下读者占受众总数的48.6%,无收入人群占比高而企业管理者、白领、政府工作人员等大多中产阶级对中国网络小说的接受度还很有限。此外,海外读者接触中国网络小说的渠道主要为搜索工具,海外主流数字出版机构对中国网络小说传播的参与度还明显不足,因此,我们的网络小说要想具有世界影响力,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并且,仅靠创作者的孤军奋战来推动网络小说进入海外主流文化市场是显然不够的,它要求我们在借助多渠道、大平台的力量进行网络小说海外推广的同时,还需要在影视、动漫、游戏等周边产业领域,围绕网文IP进行跨界延伸,打造国际知名的网络小说IP,以提升网络小说在海外主流人群的辐射面和影响力。目前,网络小说的周边产业环节还没有完全跟上网络小说出海的步伐,这就需要加强网络小说周边产品开发,强化国际性人才的吸纳,加速全媒体产业链商业模式的优化,真正把促进影视、游戏、动漫等新媒体产业国际化发展的市场因素充分调动起来,只有这样,才能让中国的网络小说在海外“登堂入室”,为主流文化所认可和接受。

注释及参考文献:

[1]艾瑞咨询:《2017年中国数字阅读行业季度报告》,年12月22日查询。

[2]
掌阅:《2017上半年网文阅读报告:年轻化成趋势》,新华网:-09/27/c_129713406.htm.2017年12月27日查询。

[3]
姜煜:《2016网络小说报告:中国网络小说用户规模突破3亿》,中国社会科学网:_wh/201702/t20170214_3414054.shtml.2017年12月14查询。

[4]
速途研究院:《2017年中国网络小说作家影响力排行榜》,年12月11日查询。

[5]
见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张宏森在2017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发布仪式上的讲话,新华网:-01/23/c_129797300.htm.

[6]
速途研究院:《2017年中国网络小说作家影响力排行榜》,速途网:年12月11日查询。

[7]
艾瑞咨询:《2017年中国现实类题材网络小说IP价值研究报告》,艾瑞咨询网:年12月26日查询。

[8]
王莹等:《24部优秀网络文学作品获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和中国作协推介》,新华网:-01/23/c_129797300.htm.2018年1月26日查询。

[9]
夏奕宁:《2017网络小说会客厅:网文作者也要多体验生活》,澎湃新闻:_forward_1769201.2017年12月21日查询。

[10]
王鑫:《“国轻”:“少年向”的新世界》,《文艺理论与批评》2017年第12期。

[11] Alexa中国网数据信息,,2017年12月19日查询。

[12]
艾瑞咨询:《2017年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白皮书》,艾瑞咨询网:年12月14日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