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柑者言

卖柑子的人笑着说,予怪而问之曰

卖柑者言 作者: 刘基
杭有卖果者,善藏柑,涉寒暑不溃。出之烨然,玉质而金色。置于市,贾十倍,人争鬻之。予贸得其一,剖之,如有烟扑口鼻,视其中,干若败絮。予怪而问之曰:若所市于人者,将以实笾豆,奉祭祀,供宾客乎?将衒外以惑愚瞽也?甚矣哉为欺也。
卖者笑曰:吾业是有年矣,吾赖是以食吾躯。吾售之,人取之,未尝有言,而独不足子所乎?世之为欺者不寡矣,而独我也乎?吾子未之思也。今夫佩虎符、坐皋比者,洸洸乎干城之具也,果能授孙吴之略耶?峨大冠、拖长绅者,昂昂乎庙堂之器也,果能建伊皋之业耶?盗起而不知御,民困而不知救,吏奸而不知禁,法斁而不知理,坐糜廪粟而不知耻。观其坐高堂,骑大马,醉醇醴而饫肥鲜者,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乎可象也?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哉!今子是之不察,而以察吾柑!
予默默无以应。退而思其言,类东方生滑稽之流。岂其愤世疾邪者耶?而托于柑以讽耶?
选自《四部丛刊》本《诚意伯文集》 翻译
杭州有个卖水果的人,很会贮藏柑子,经历一年也不腐烂。拿出它来,依然光泽鲜亮,玉石般的质地,黄金似的颜色。放到市场上,售价高出十倍,人们争相购买。我买了一个,把它剖开,像有股烟尘扑向口鼻,看它的里面,干枯得像破棉絮一样。我感到奇怪,问他说:你出售给别人的柑子,是准备用它装在盛祭品的容器中,供奉神灵、招待宾客呢?还是要夸耀它的外表来迷惑傻瓜和瞎子呢?干这骗人的勾当,太过分了啊!
卖柑子的人笑着说:我从事这种职业,已有好多年了。我靠它养活自己。我卖它,别人买它,还没听见有说什么的,却唯独不能满足您的需要吗?世上干骗人勾当的人不少,难道就我一个吗?您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啊。当今那些佩带兵符、坐虎皮椅子的人,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好像是扞卫国家的人才,他们真的能够传授孙武、吴起的韬略吗?那些高高地戴着官帽,腰上拖着长长带子的人,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好像是朝廷的重臣,他们真的能够建立伊尹、皋陶的功业吗?盗贼兴起却不知道抵挡,百姓贫困却不知道解救,官吏狡诈却不知道禁止,法度败坏却不知道整顿,白白地耗费国家仓库里的粮食却不知道羞耻。看看那些坐在高敞的厅堂上,骑着高头大马,喝足了美酒,吃饱了鱼肉的人,哪一个不是庞然大物、令人生畏,哪一个不是威严显赫、可供效法呢?可是无论到哪里,又何尝不是外表象金玉、内里像破絮呢?现在您对这些不去分析明辨,却来查究我的柑子!
我沉默着,无言答对。回来再想想他的话,觉得他好像是东方朔一类人物,难道他是对世事表示愤慨,对邪恶表示憎恨的人吗?他是假借柑子来进行讽刺吗?
通假字 ⒈贾:通价,价格。 2炫:通炫,炫耀。
⒊食:通饲,这里有供养,养活的意思。 ⒋比:通皮,这里指毛皮
5糜:通靡,浪费。 中心思想
本文是一篇寓言体散文,由买卖一个坏了的柑橘的小事引起议论,假托卖柑者的一席话,以形象、贴切的比喻,揭示了当时盗贼蜂起,官吏贪污,法制败坏,民不聊生的社会现实,有力地讽刺了那些冠冕堂皇、声威显赫的达官贵人们本质上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欺世盗名的人物,从而有利抨击了元末统治者及统治集团的腐朽无能还有社会当下的黑暗,抒发了作者愤世嫉俗的情感。
赏析 辩才无碍之刘基《卖柑者言》 作者:冥豫
世界是不公平的,也不可能公平。其实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首先,没有人愿意来维持这个公平,其次,即使有人愿意也没有人有这个能力,再次,即使有人愿意也有这个能力,他也没有这个时间,把世上人一一称过。
所以就有了际遇这种说法。因为同做一件事,有人直上青云,有人苦痛挣扎,使人长叹却又无奈,只能归之于际遇。
而有人对这不公平是极看不开的。豁达二字易书难行。所以庄子说: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墨子着《非攻上》。而刘基有《卖柑者言》。
庄子自然是文采非凡,只是就辩才而言,这两句话不够严密。所谓窃,指拿别人的东西。而国却不是属某人专有的东西。岂不闻群雄逐鹿中原,唯有能者得之。国本就是无主之物,大家公平竞争,怎么能说是窃呢?庄子的疏漏在于钩很明显是有主的东西,而国是否有主却是可探讨的,没有预先证实国
是有主的,实在是门户洞开,让人一击即溃。庄子是怪才,便他的话却不是辩者口吻。
墨子所著《非攻》,是主张国与国之间派兵攻打是错误的。此文共分三部分来说明这个观点。与公平有关的是第一部分,即《非攻上》。
墨子下笔,比庄子要谨慎得多。只为了说明攻打敌国,杀百人,百重死罪这个观点,他就耗费了好大篇幅。
柳宗元《桐叶封弟辨》,开辩之前先退十里,墨子竟然退了百里!连杀无辜的人属不义,也要证实一番。为防被别人钻空子,他费时费力,做了个极长,极严密的连环锁。从窃桃李,到攘人犬豕鸡豚,到取人牛马,到杀不辜人,扡其衣裘,取戈剑,到杀十人,到杀百人,到攻国。这七样之间,环环相扣。采用的是步步紧逼的踏实辩法。只要你承认了A,就得承认B,然后是C、D,一步步牵着你的鼻子,让你不知不觉就承认了他的观点。墨子这个方法,辩则辩矣,可惜没有才,不能令人拍案叫绝。
刘基的《卖柑者言》也与公平有关。这篇文章认为在朝做官的那些人,没什么真才干,只是欺世盗名,还得享厚禄,是不公平的。
这个观点极难辩明。大略来讲,要证实两点。一、在朝做官的人没有才干;二、让这些人做官是不公平的。其中又有两大难点。一、在朝做官的人很多,难以一一具数。二、如列举事实说明做官人没有才干,难免引起争论。同一件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很难有定论。
刘基却是山人自有妙计。未曾开辩,先来买柑。假如说庄子是一箭穿心,墨子是刀枪环列,刘基这里却是一片祥和地在买水果。这水果很妙,普通的柑在这时候早就坏了,而杭州的这一位卖柑者却有独家秘法,能使这柑放很长时间都不坏。他卖的柑玉质而金色,这叫金玉其外,可是剖开一看,干若败絮,这叫败絮其中。刘基当然要生气了,要是我也会生气,白那么好看,又不能吃,有什么用?刘基说,你把这柑卖给人,是让别人用它来拜祖先,款待宾客,还是用它的外表来骗傻瓜的?!你这不是在骗人吗?!
这一段,就是刘基挖的陷阱。你假如不知这是陷阱,自然会跟着刘基一起去骂卖柑者是骗子;就算知道这是陷阱,也没法去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柑说什么好话。通过这个柑,那些应该不赞同刘基观点的人,也不管情愿不情愿,都被他拉了过去。
猎物既已进来,第二段就收网!收网之前,还要摆摆姿态。卖者笑说,我卖这个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别人买了都合用,怎么就不称你的意。言下之意,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虽不光彩,可已是众人默认的,怎么刘基还这么不识时务?又以刘基的不识时务,冷嘲众人的太识时务。
接着是两句反问。今夫佩虎符、坐皋比者,洸洸乎干城之具也,果能授孙、吴之略耶?峨大冠、拖长绅者,昂昂乎庙堂之器也,果能建伊、皋之业耶?这两句话真是尖酸刻薄到了极点!它把做官者分为武将、文臣两种,分别诘问。刘基是明代人,孙、吴之略和伊、皋之业经过那么多年的传颂,几成神话,谁能如此狂妄,把自己比做神话呢?可既没有孙、吴、伊、皋的能力,又怎么敢做干城之具、庙堂之器呢!《古文观止》在这里评道:文臣、武将,何处可置面目?只这两句话,就让文臣、武将,有苦说不出,有脸无处摆。这两句话说得极聪明,极占上风,只是不太厚道,怪不得孔子要说:巧言令色者,鲜矣仁。
后边又说,盗起而不知御,民困而不知救,吏奸而不知禁,法斁而不知理。这里丝毫不给文臣、武将开口辩驳的机会,不管过程,只问结果。天下有盗吗?有。好,那就是盗起而不知御。民困?吏奸?法斁?有。那就是败絮其中了。观其坐高堂,骑大马,醉醇醴而饫肥鲜者,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乎可象也?这就是金玉其外。
于是,刘基作结: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哉!,把这柑与文臣、武将牢牢捆在一起。今子是之不察,而以察吾柑!最后还要冷冷问一句,这些国家大事你都不分辨,偏偏要来管我这小小的柑?!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大鸣不平之音。
同样是关于公平的观点,庄子恃才,墨子拘泥,刘基却进退俱有章法,寻出弱点,马上一剑刺去,得理绝不饶人,此为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