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他山诗序戴名世

世之士多自号为能诗,盖自诗之道分为门户

余游四方,往往闻农夫细民冶情冶思之所歌谣[1],虽其辞为方言鄙语,而亦时有意义之存。其体不出于比、兴、赋三者[2]。乃知诗者,出于心之自然者也。世之士多自号为能诗,而何其有意义者之少也?盖自诗之道分为门户[3],互合訾謷[4],意中各据有意气风发二古代人之诗感到宗主,而诋旁人之不可能知。是其诗皆出于有意,而所为自然者,已汩没于分门户争坛坫之中[5],反不若农夫细民倡情冶思之出于自然,而犹有可观众矣。又其甚者:务为不可解之辞[6],而用事则取其僻[7],用字则取其奇,惹人不知所以不知所谓,而不知者以博雅称之。以此为术,而安得有诗乎?此诗之风华正茂变也。
他山吴氏,年近四十矣,杖而访笔者于姑苏寓舍[8],因相与论诗。余曰:“君之诗,宗何代乎?曰:“否。”“僻事以为奥[9],奇字认为古乎?”曰:“否。”“但是君之诗可观矣。”因出以示余。余为择别其合者若干首[10]。他山晼晚不遇[11],策杖行吟[12],时时惧其诗之不传,盖犹不能够尽情于名者。余与世论诗多不合,而独喜他山所见略与余同,而他山顾欲得余言感觉重。盖众昔读书山中,时当麦序,百鸟之噪于檐际者不绝也。二十十一日,黄鸟来,为数啭[13],百鸟皆喑,已而争逐使之去[14],复相与音鸣依旧。余也方为黄莺之远去,而他山犹欲争名于燕雀啁啾之间乎[15]?他山曰:“吾以待之后也。”因书而归之[16]。
注释:
[1]细民:小民,白丁俗客。倡:同“唱”、冶:装饰、形容。[2]体:体式。比、兴、赋:古典随想创作的三种手腕。明清《毛诗序》总括《诗经》的写作,提议“六义”:风、赋、比、兴雅、颂。“斌”指直叙其事,“比”指比喻,“兴”指通过联想、暗喻或咏他物以发其带给表现作者的思想心理。[3]门户:宗派。[4]訾謷(zǐ
áo紫熬):诋毁。[5]坛坫:古时盟会的场所。争坛坫意为争掌门,争带头人的地位。[6]务:必定,一定。[7]旁征博引:运用史事轶事等。僻:偏僻不习感到常。[8]杖:拄着拐杖。[9]奥:深奥。[10]合者:指合于吴他山有关诗的观念的,即未有宗主、不奥不奇者。[11]晼晚:太阳刚下山的光景,比喻年老。不遇:被领悟,由此不得进用。[12]策杖行吟:拄着拐杖,走着路吟诗。[13]啭;宛转好听的鸟鸣。[14]争逐:争相追逐。[15]啁啾:鸟鸣的声音。[16]归:通“馈”,赠给。
戴名世不以诗名,但对随笔创作也许有多数精辟的理念。戴氏论诗,与其散文有相同之处,即入眼于“自然”,认为诗应“出于心之当然”,反对为了取名气争坛坫而故意为诗。有意为诗,必然流于自寻苦闷,虚张声势,模拟剽窃。我对于劳摄人心魄民的诗词授予了特意的夸赞,以为当下诗坛上那多少个伪劣产品远不比“农夫细民”之作,那也可以见到作者艺术眼光之超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