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快评丨韩教授,元始天尊为什么能让如来都惶惶不安

正道农场所承载的正道思想走在世界的前沿,我们正在开启一个正道世界,元始天尊的仙话形象是由盘古神话处借鉴而来,很容易发现元始天尊的仙话形象是来自于盘古神话的

图片 3

“这是唯一的出路,我们之前的五千年历史都是鬼的世界。我们正在开启一个正道世界。我们不要地狱世界,我们要人间天堂。”

图片 1

“正道农场所承载的正道思想走在世界的前沿,将以席卷之势改变整个世界。”

元始天尊的地位极高,是三教中的教主,这与元始天尊在道教中的地位是有密切关系的。

“美国不指望鬼成人,只是让鬼和鬼相互制衡。他们有个选举制度,今天他们选出一个总统是特朗普。”

元始天尊是道教遵奉的最高神“三清”之一。“三清”指的是”玉清境清微元始天尊”、“上清境玉禹天灵宝天尊”、“太清境大赤天道德天尊”。“三清”之中元始天尊居中,其地位要高于太上老君与灵宝天尊。在《西游记》中也提及到了元始天尊。第二十四回

“不在天地面前下跪,就得给资本下跪。”

三清尊神作为道教崇拜的最高神祗,其演变是一个相当长的过程,在古代神话中可以找到他们的原型。元始天尊其早期的形象是元始天王,一般被认为与元始天尊是同一神,但起初这只是上清派的观点。最早记载于南北朝时期葛洪的《枕中书>。“昔二仪未分,⋯⋯天地日月未具,状如鸡子,混沌玄黄,已有盘古真人,天地之精,自号元始天王游乎其中。⋯⋯经四劫,天形如巨盖,上无所系,下无所根,天地之外,辽属无端⋯⋯复经四劫,二仪始分,相去三万六千里。⋯⋯元始天王在天中心之上,名日玉京山。山中宫殿并金玉饰之,常仰吸天气,俯饮地泉。”复经二劫,忽生太元玉女。元始天王与之通气结精,而生扶桑大帝东王公与西王母,再生天皇,天皇生地皇,地皇生人皇,伏羲、神农等五帝是其后裔云云。很显然元始天王开天辟地创世传教的这段描写与道教中包含的道家思想有密切关系。道教形成之初吸收了老庄的思想。而老子思想中认为道为万物本源,是“天地母”。《老子·四十二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元始天王的开辟正合“道”,因此元始天王是道的代表、化身。

——这不是哪个精神病人的疯言疯语,据网易知道,这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系副教授韩德强的语录。他创办了一个“正道农场”,以“种农田、养丹田、育心田”为口号,对学生进行一场宗教式的“洗礼”。

图片 2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韩教授第一次以奇异的姿势走进公众视野:2012年,他因在保钓队伍中,掌掴一位老人而引起巨大争议。随后的2013年,他便创建了“正道农场”,不仅播种农作物,还播种以上“思想”。

从《枕中书》的记载来看,很容易发现元始天尊的仙话形象是来自于盘古神话的。首先是记录中出现了“盘古真人”的称呼,使人很容易联想到盘古开辟神话。其次,《枕中书》的记载与盘古神话的记载内容极其相似。盘古神话作为中原地区最着名的开辟神话,最早见于三国时期吴人徐整所撰的《三五历记》及《五运历年纪》两书当中。盘古神话实际上包括了两部分:一为盘古的出世与天地的形成:一为盘古的垂死化身与万物的起源。元始天尊仙话吸收了第一部分,即出世与天地的形成。第一部分原载于,原书已佚,据《太平御览》引文云:“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干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处于九,故天去地九万里。”通过两处记录的对比,我们可以发现元始天尊仙话形象对盘古神话带有明显的借鉴痕迹。

不过,在我看来,这次,韩教授玩得有些太“嗨”了。

虽然,元始天尊的仙话形象是由盘古神话处借鉴而来,两者在记录描述上大致相同,有诸多共同点。但是盘古大神进入道教的神仙谱系演变为至高无上的元始天尊后,两者的形象发生了本质的转变。神话中盘古开天辟地的行为体现的是原始先民征服自然的气概与愿望。而开辟神话正是原始先民借助想象力征服自然和把自然加以形象化的产物。“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和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马克思在《导言》中的这句话是对神话本质最深刻的揭示。而开辟神话更突出地表现了这种本质。盘古的开天辟地在这种意义上说是一种创造性的行为,是对原始先民进取精神的赞扬和讴歌。而当其进入道教的神仙谱系演变为至高无上的元始天尊后,精神内旨发生了彻底的变化。元始天尊开世创教的行为比起盘古的开天辟地就少了很多积极进取的意味。他不再反映人们的开拓精神,转而成为一种抽象的作为形而上存在的“道”的化身。宗教和哲学的抽象,使之脱离了神话时代它所蕴含的现实精神,成为一种充斥天地间,统辖万物的规律性的东西。因此我们在元始天尊身上很难发现盘古开创天地时的伟大活力。作为使天地万物运行“有常”的“道”,它总是不卑不亢,永远无悲无喜,脱离了人的特征,成为真正“神”的存在。位于整个神仙谱系的顶端的元始天尊有着非凡的本领,可以预知未来,就像他所代表的“道”一样。他知道万物运行的规律,也正是因为主神有如此的本领,可以预知未来发生的事,道教的天命思想才会如此浓厚。

比如,在重阳节,教授让学生向天地下跪,告诉同学们:“要向盘古开天辟地、鞠躬尽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学习。”不巧的是,按照我华夏族神话故事的叙述,按照课本里的版本,盘古开天辟地时还没有人类,哪来的人民?

在《西游记》中处处体现了这种浓厚的天命观,与神话中体现出的积极进取精神相比,“天命”思想则体现了天命所定,人力无法改变,时机成熟,事情自然会向前发展的观点。过于强调规律的必然性,引发的只能是消极的影响。盘古与元始天尊虽记载相似,但差异颇大,其原因不外乎以下几个方面。首先,盘古形象被吸收到道教中来是由宗教本质决定的。每种宗教必然有其自己的世界观、宇宙观,因此回答世界的起源、万物的形成是一切宗教必须解决的问题。只有如此,才有说服人的权威。《圣经》“创世纪”一章中专门讲述了上帝创造世界和人类的过程,成为基督教赖以存在的基础。正是因为上帝能够创造世界和人类,是万能的造物主,所以人类就要信奉上帝,服从上帝。同样,道教中的元始天尊一神也具备了开天辟地之功,所以人们都应信奉他。很明显,元始天尊只是借助了盘古大神开天辟地,创造世界的这一举动,并没有吸收神话中的创造性的精神内旨。第二,神话与仙话形成的思想不同。原始社会生产力低下,处于童年时期的人类对许多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无法理解,认为是某种无形的神秘力量所致。因此这一时期的“万物有灵”思想影响广泛。原始先民认为万事万物都有其主宰的神灵,据此产生了神话。而仙话产生的思想根源则完全不同。仙话是生命意识觉醒的产物。人类经历了漫长的历程才完成了对“人”存在的自我意识,“人”本性的自我意识,“人”的悲剧的自我意识的认定,总的来说人的自我意识的觉醒使人同动物相揖别,并将神性还原成人形,从而开创了真正的“人”的历史,也正是由此驱使人类由自身生命短促和尘世束缚等无法摆脱的悲剧性命运而导向对生命与自由的不息追求。而神仙思想的产生与发展为人类超脱“死亡恐惧——生命毁灭感”、“尘世束缚——生命不自由感”提供了解脱的方法。

再比如,教授提出了“种农田、养丹田、育心田”的口号,农田大家都知道,丹田和心田在哪?丹田一说,来自道教的修炼术语,不过在医学上,从来没有科学地发现过它的位置。就算生搬硬套地用,也得跟人家道教打个招呼或者嫁接一下吧。

另外,盘古之所以能够进入道教仙系成为元始天尊,并且迅速取代太上老君、黄帝成为仙界最高主宰与道教教主,有其独特的原因。太上老君的前身是老子,历史上确有其人,而且做过周代的“柱下使”,史书上都明确地记载了他的生平,这对进一步将其神化极端不利,因而太上老君也不免和皇帝一样,难以永久地确立创世神、仙界主宰和道教教主的权威。而盘古则不同,他本就是开天辟地的创世之神,易于树立权威,而且所托时代久远,没有皇帝老子的历史痕迹,便于虚化神化。因此,葛洪的《元始上真众仙记》便抛开老子另行推出了盘古真人取而代之。而且很快得到道教各派别的共同接受,在仙界体系中地位也愈来愈高,毹量愈来愈大,传说也愈来愈丰富。

妄图通过这些虚无飘幻“牛皮”来改造世界,实在是一大奇观。

图片 3

在这方面,洪秀全就聪明多了。虽然利用了基督教教义,但人家保留了“上帝”,称之为“拜上帝教”;自称是上帝的二儿子,耶稣的弟弟。

再比如,教授将人的心性分为12期——浸润期、突破期、慧生期、慧幼期、慧童期、慧少期、慧青期、慧壮期、慧融期后是慧天期。这一点建议教授去小说网站瞅一瞅,随便打开哪本修真修仙小说,里面几乎都有一套完整的修炼级别的详细分类,比这个慧来慧去的,更有文化内涵和神话来源。

此外还有明显的BUG。比如,教授预言:“特朗普当选的十年之间,地区间的动荡将增加。”众所周知,美国总统一届是4年,就算特朗普能连任,也只有8年,哪来的十年?不知道这是网易这边采访的问题,还是韩教授的问题。

其实,神话体系,尤其是宗教体系,都是需要一定的逻辑,需要解释一些自然现象和诸如“我是谁”、“为了谁”的哲学命题。教授直接开辟出来一个“正道农场”,甚至扬言就是搞“宗教”,也要稍微圆一下,何为正道、道从何来等一系列问题。

比如,有一个根本性的哲学命题,教授你就没解释,我们既然都是“鬼”,那我们原来定义的“鬼”是什么?难不成他们才是“人”?这样不分无常黑白地占据了它们的名头,“鬼”会答应吗?

过去那些搞宗教者,需要有义和团刀枪不入的身体、丁春秋的邪门功法、洪秀全“上帝次子”的尊贵身份、龙母的不焚之躯和驾驭龙的特异能力,还需要集各类传销组织之大成。

“正道农场”目前的架势,看来也就是个农场。

△正道农场丰收,图片源于网易知道

在“神十一”刚从太空返回不久的时代,在特斯拉努力实现大规模自动无人驾驶的时代,在VR技术应用领域不断被拓展的时代,我们发现,仍然有人在制造离奇的“迷信”,以及妄图通过这些虚无飘幻“牛皮”来改造世界,实在是一大奇观。

在21世纪的信息科技时代,塑造“神”、创造“神话”,本身就是一个笑话,就是一场荒诞;各种粗制滥造的神话,或者说根本就是别有用心的迷信,笼络了一批信众,荒诞又加一环。

只是,还没来得及改变世界,“正道农场”就要关停了。据“网易知道”报道,由于正道农场学堂没有教育审批文件,学堂被迫停办,今年8月,正道农场宣布到年底停办,韩德强和他的信徒将搬离河北保定。

韩德强的下一个地方,或者方向在哪里?我们不知道。但改变世界,终究还是得从改正自己做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