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鉴赏,张九龄这首咏赞橘树的诗

循环不可寻,今天趣历史小编带来了一篇关于张九龄的文章,主要是张九龄写信求助请教王方庆一些难解之事

图片 1

感遇十二首(其七)

图片 1

张九龄

嗨又和大家见面了,今天趣历史小编带来了一篇关于张九龄的文章,希望你们喜欢。

  江南有丹橘, 经冬犹绿林。

张九龄,唐代大诗人,大文学家,同时也是唐朝开元盛世的宰相!其自幼天资聪慧,才智过人,五六岁时便能吟诗作对,七岁出口成章,九岁能书写有主见和想法的文章,十三岁时就能作出非常不错的文章,一时之间被世人捧为神通般的存在!而张九龄不光先天条件优越,后天的努力更是强于他人,有文献记载,在他少年时就常与广东刺史王方庆互通书信,主要是张九龄写信求助请教王方庆一些难解之事,王方庆对此盛赞,并定论此子日后定有大作为!

  岂伊地气暖, 自有岁寒心。

果不其然,张九龄没有辜负自己的才智和努力,也没有荒没他人的赞许,在他二十四岁时第一次进京赴考便进士中第!其学识被当时的主考官,唐朝负有盛名的文豪沈佺期所赏识,从此张九龄正式步入仕途之路!后来机缘巧合,张九龄被张说所结识,张说是当时的宰相,也是唐朝文人的领袖人物,博学多才,在朝中多有建树!张说是在一次偶然中赏阅了张九龄的文章,这一阅就对他的见解大为赞赏,决心提拔重用!

  可以荐嘉客, 奈何阻重深!

就这样,张九龄的仕途之路有了张说的提携,可算步步高升,在张说死后,张九龄被拜为唐朝宰相,然而张九龄并没有因此而变得浮躁自傲,秉公职守,公正不阿,为人做官都是以自律为前提,因此,他也算是开元盛世的最后一位贤相,他的作为深受世人爱戴和敬仰,成为中国史上为数不多的名相之一,唐朝诗人王维和杜甫都有诗作留世称赞张九龄!

  运命唯所遇, 循环不可寻。

张九龄的作为不只局限于为官之道上,他的文学成就也是非常高的,他的诗作,大多成为传世名篇,那“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绝世佳句,至今读来都是朗朗上口,他所著的《感遇》十二首,位列《唐诗三百首》的第一位,与陈子昂的《感遇》三十八首齐名,可以说张九龄是张说之后,又一位既有权又受人钦慕的文坛宗匠!今日小编所带来的这首诗,便是出自张九龄的《感遇》中,是其中的第七首,此诗由橘树有感,由感而作,下面我们就一起来欣赏这首名作!

  徒言树桃李, 此木岂无阴?

感遇十二首(其七)唐 ·
张九龄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可以荐嘉客,奈何阻重深。运命唯所遇,循环不可寻。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

  读着张九龄这首歌颂丹橘的诗,很容易想到屈原的《橘颂》。屈原生于南国,橘树也生于南国,他的那篇《橘颂》一开头就说:“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其托物喻志之意,灼然可见。张九龄也是南方人,而他的谪居地荆州的治所江陵(即楚国的郢都),本来是著名的产橘区。他的这首诗一开头就说:“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其托物喻志之意,尤其明显。屈原的名句告诉我们:“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可见即使在南国,一到深秋,一般树木也难免摇落,又哪能经得住严冬的摧残?而丹橘呢,却“经冬犹绿林”。一个“犹”字,充满了赞颂之意。

这是一首咏赞橘树的诗作,读到此诗难免会让人想到楚辞中屈原所著的那首《橘颂》,《橘颂》中开篇讲到“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深固难徙,更一志兮。”天地孕育的橘树,生来就适应这方水土。禀受了了不再迁徙的使命,便永远生在难楚。根深蒂固难以迁移,立志是多么的专一!而张九龄这首诗中“丹橘”的形象便是如此!

  丹橘经冬犹绿,究竟是由于独得地利呢?还是出乎本性?如果是地利使然,也就不值得赞颂。所以诗人发问道:难道是由于“地气暖”的缘故吗?先以反诘语一“纵”,又以肯定语“自有岁寒心”一“收”,跌宕生姿,富有波澜。“岁寒心”,一般是讲松柏的。《论语·子罕》:“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刘桢《赠从弟》:“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张九龄特地要赞美丹橘和松柏一样具有耐寒的节操,是含有深意的。

“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

  汉代《古诗》有一篇《橘柚垂华实》,诗中说橘柚“委身玉盘中,历年冀见食”,表达了作者不为世用的愤懑。张九龄所说的“可以荐嘉客”,也就是“冀见食”的意思。“经冬犹绿林”,不以岁寒而变节,已值得赞颂;结出累累硕果,只求贡献于人,更显出品德的高尚。按说,这样的嘉树佳果是应该荐之于嘉宾的,然而却为重山深水所阻隔,为之奈何!读“奈何阻重深”一句,如闻慨叹之声。

江南之地有丹橘树,经过冬天的洗礼依然常青!

  丹橘的命运、遭遇,在心中久久萦回,诗人思绪难平,终于想到了命运问题:“运命惟所遇,循环不可寻。”看来运命的好坏,是由于遭遇的不同,而其中的道理,如周而复始的自然之理一样,是无法追究的。这两句诗感情很复杂,看似无可奈何的自遣之词,又似有难言的隐衷,委婉深沉。最后诗人以反诘语气收束全诗:“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人家只忙于栽培那些桃树和李树,硬是不要橘树,难道橘树不能遮阴,没有用处吗?在前面,已写了它有“经冬犹绿林”的美荫,又有“可以荐嘉客”的佳实,而“所遇”如此,这到底为什么?《韩非子·外储说左下》里讲了一个寓言故事:

丹橘之树生长于江南之地,她眷恋故土,根深蒂固,生命力旺盛并且不畏严寒,根叶茂盛,四季常青。这两句主要强调了丹橘的特点和坚韧的生命力,“犹”字主要强调她四季常青的样子,并不是经冬以后会变得更绿!

  阳虎对赵简主说,他曾亲手培植一批人才,但他遇到危难时,他们都不帮助他。

“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

  因而感叹道:“虎不善树人。”赵简主道:“树橘柚者,食之则甘,嗅之则香;树枳棘者,成而刺人。故君子慎所树。”

常青并不是依靠土地气候暖和,而是她具有松柏的品性!

  只树桃李而偏偏排除橘柚,这样的“君子”,总不能说“慎所树”吧!

张九龄的家乡在广东,他生于南方长于南方,而橘树也是南方的产物,其实他在此写丹橘也有暗陈心迹之意。丹橘的常青,并不是气候温和所导致的,而是她有一颗坚韧的心,并且秉性刚强,其性可与松柏比之。由此可见,诗人称赞橘树的刚强性格和高洁心灵,到有自示其自己之意!“岁寒心”出自典故“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在这里专指松柏的高洁心灵!

  杜甫在《八哀·故右仆射相国张公九龄》一诗中称赞张九龄“诗罢地有余,篇终语清省。”后一句,是说他的诗语言清新而简练;前一句,是说他的诗意余象外,给读者留有驰骋想象和联想的余地。读这首诗我们不就很自然地联想到当时朝政的昏暗和诗人坎坷的身世吗!这首诗平淡而浑成,短短的篇章中,时时用发问的句子,具有正反起伏之势,而诗的语气却是温雅醇厚,愤怒也罢,哀伤也罢,总不着痕迹,不露圭角,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可以荐嘉客,奈何阻重深”

  (霍松林)

可以将甘美的果实推荐给嘉宾上客,奈何山重水复,路途遥远!

投稿:霍松林 点击次数: 来源:

丹橘的刚强性格和高洁心灵可比松柏,却又胜于松柏,因为她能将甜美的果实分享给嘉客,可见丹橘的胸襟宽广,秉德无私。然而,诗中直接来个大转折,有此胸怀却因路途遥远,山重水复而终被破梦。这一处的转折,诗人自喻自己的满腹经纶,一腔抱负却得不到朝廷赏识和重用,想要报国却无门能入,那种愤懑不平的情感,一览无余!

“运命唯所遇,循环不可寻”

命运循环无迹可寻,那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由于丹橘的梦想不能达,诗人发出自叹,却又因此思考了出了一番哲学道理,这些遭遇只不过都是命运所致,个中的得失,有如天地运转,没有规律可循,也探不出个究竟,只是可遇不可求罢了!

“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

只是徒说桃李有果有林,谁又知道丹橘的佳实与浓阴!

桃李满园,借受世人赞赏,可丹橘又比他们差在哪呢?人们都爱桃李,都言桃李好,可丹橘的佳果和浓密的树荫为什么世人就不识得呢?此处结尾,诗人仍是一句牢骚语,将丹橘比作自己的诗人,有此佳实和浓阴,却是无人能识得,正是自己的满腔抱负无人识得一样!

张九龄的《感遇》诗,托物言志,抒怀感事,以格调、和雅高洁、婉而多讽见称,这首第七首《感遇》尤显含蓄冷峻,寄意遥深又暗藏疯喻,应算咏物诗中的上乘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