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习经古诗,迎紫风流最初的小说

——清代·曾习经《岁朝大学书初唐应制诗题后》,来写初唐应制诗,——清代·曾习经《迎春花》

心喜岁朝飞瑞雪,眼明发兴到乌丝。试将晚宋瘦金格,来写初唐应制诗。——清代·曾习经《岁朝大学书初唐应制诗题后》

宣春小阁侍更衣,生物趋功入细微。愁里弄妆慵不觉,东风先与约黄归。——清代·曾习经《迎春花》

岁朝大学书初唐应制诗题后

清代:曾习经

曾习经,字刚甫,号蛰庵,揭阳人。光绪庚寅进士。历官度支部右丞。有《蛰庵诗存》。

曾习经

听罢高楼笛。问成都、琴台酒肆,两俱岑寂。上客倦游才名在,一领珍裘懒裼。任行路、品肥评瘠。四壁凌空莓苔绿,有芙蓉、照彻莓苔壁。真艳福,合珍惜。茂陵秋雨空阶滴。剧风流、长安花好,瑶台仙籍。莫道蛾眉多相妒,应念白头非昔。想往事、早成陈迹。犊鼻至今何人著,看纷纷、措大多于鲫。垆上土,胜荆璧。——清代·曾廉《贺新郎·相如宅怀古》

贺新郎·相如宅怀古

落尽庭花春色暮。湘竹帘开,款款微风度。莲沼欣将泉水注。未知山上泉来处。把镜朝来私自觑。何事匆匆,苦要临邛去。独拨盘香烟几缕。窗前鹦鹉閒无语。——清代·曾廉《蝶恋花·春暮》

蝶恋花·春暮

栴木应前绿树新。水红衫子藕丝裙。春来多少冶游人。锦石屏风临碧水,绿杨城郭隔浮尘。园丁今日早开门。——清代·曾廉《浣溪纱·前题》

浣溪纱·前题

清代:曾廉

栴木应前绿树新。水红衫子藕丝裙。春来多少冶游人。

锦石屏风临碧水,绿杨城郭隔浮尘。园丁今日早开门。

1

迎春花

清代:曾习经

曾习经,字刚甫,号蛰庵,揭阳人。光绪庚寅进士。历官度支部右丞。有《蛰庵诗存》。

曾习经

胡蝶。胡蝶。飞上美人画箑。彩衣才得情亲。江北江南暮春。春暮。春暮。人影衣香遮路。——清代·曾廉《调笑令
有寄》

调笑令 有寄

山外仙山尘不到。碧玉阑干,稀见香车造。花落酒徒无处闹。一双胡蝶粘芳草。漠漠天涯迟远耗。听罢黄莺,又复蝉声噪。绿鬓渐凋春渐老。年年只祝人长好。——清代·曾廉《蝶恋花·春老》

蝶恋花·春老

人生须是少年游。佳气满皇州。从教卫玠,万人看杀,也是剧风流。浙中副使朝天子,有骏马、更轻裘。公子翩翩,据鞍顾盼,何用羡公侯。——清代·曾廉《少年游
本意,用东坡体赠欧阳盐副子衡》

少年游 本意,用东坡体赠欧阳盐副子衡

清代:曾廉

人生须是少年游。佳气满皇州。从教卫玠,万人看杀,也是剧风流。

浙中副使朝天子,有骏马、更轻裘。公子翩翩,据鞍顾盼,何用羡公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