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庙于冰打女鬼,八里铺侠客赶书生

折转身又向西走,顺着往西走,于冰见是女庙,只见庙外跑入个妇人来

  钟楼倒坏,殿字歪斜,山门尽长苍苔,宝阁都生荒草。紫霄圣母,迥非金斗默运之时;碧霞元君,大似赤羽逢劫之日。试看独角小鬼,口中鸟鹊营巢;再观两旁佳人,耳畔蜘蛛罗网;没头书吏,犹捧折足之儿;断臂奶娘,尚垂破胸之乳。正是修造未卜何年,摧提只在目下。

词曰:请秋节,枫林染遍啼鹃血。啼鹃血,数金银两,致他生绝。
殷勤再把侠客说,愁心姑且随明月。随明月,一杯将尽,数声呜咽。
右调《忆秦娥》
且说于冰被那文怪鬼弄了半夜。天明出来,日日在山溪中行走。崎崎岖岖,绕了四五天,方出了此山,到了一大沟内;中间都是沙石,两边都是层岩峭壁。东首有一山庄,问人,名为辉耀堡,还是通京的路。他买些酒饭充讥,不敢往东走,顺着往西走。行了数日,已到山西地界。他久闻山西有座五台山,是万佛福祥之地;随地问人,寻到山脚下,遇着几个采樵人,问上山路径。那些人道:“你必是外方来的,不知朝台时令,徒费番跋涉。此地名为西五台,还有个东五台,两台俱有胜景,有寺院,有僧人;每年七月十五日方开庙门,到八月十五日关闭朝台,男女成千累万不绝。如今是九月中旬,那里还有第二个人敢上去?况里边蛇虫虎豹、妖魔鬼怪最多,六月间还下极大的雪,休说你浑身通是夹衣,就是皮衣也保你冻死。”于冰听了,别的都不怕,倒只怕冷,折转身又向西走。
走了几天,一日行到代州地方,日色已落,远远的看见几家人家;及至到了跟前,不想是座泰山娘娘庙。但见:
钟楼倒坏,殿字歪斜,山门尽长苍苔,宝阁都生荒草。紫霄圣母,迥非金斗默运之时;碧霞元君,大似赤羽逢劫之日。试看独角小鬼,口中鸟鹊营巢;再观两旁佳人,耳畔蜘蛛罗网;没头书吏,犹捧折足之儿;断臂奶娘,尚垂破胸之侞。正是修造未卜何年,摧提只在目下。
于冰看了一会,止见腐草盈阶,荒榛遍地,西廊下塑着许多携男抱女的鬼判,半是少头没脚。正面大殿三间,看了看,中间塑着三位娘娘,两边也塑着许多侍候的妇女。于冰见是女庙,不好在中歇卧,恐怕亵读他。出来东廊下,一看见一个赤发环眼大鬼,同一个妇人站在一处;那妇人两手捧着个盘子,盘子内塑着几个小娃儿,坐着的、睡着的,倒也有些生趣。于冰看了,笑说道:“你两个这身子后边,便是我的公馆了。今晚我同你们作伴罢。”话说着,把地下土用衣襟指了几拂,斜坐在二鬼背后;再瞧天光,已是黄昏时分。看罢,将头向大鬼脚上一枕,方才睡倒。只见庙外跑入个妇人来,紫袄红裙,走动如风,从目前一瞬,已入殿内主了。于冰惊讶道:“这时候怎有妇人独来?”言未毕,只见那妇人走出殿外,站在台阶上,象个眺望的光景。干冰急忙坐起从大鬼腿缝中一看,只见那女人面若死灰,无一点生人血色;东张西望,两只眼睛闪闪灼灼的顾盼不测。少停,只见那女人如飞的跑出庙外去了。于冰大为诧异,心里想道:“此女绝非人类,非鬼即妖;看他那般东张西望光景,或者预知我今日到此,要下手我也未可知。”又想了想,笑道:“随他去。等他寻我来,再做裁处。”正想间,只见那妇人又跑入庙来,先向于冰坐的廊下一望,旋即又向那边廊下一望,急急的入殿内去了。于冰道:“不消说,是寻我无疑了。”少刻,那女人又出殿来,站在台阶上,向外一望,口里呱呱呱长笑了一声,倒与母鸡呱蛋相似,止是声音连贯,不象那样的断断续续的叫喊,又如飞的跑出庙外去了。于冰道:“这是我生平未闻未见的怪异事。似他这样来来往往,端的是要怎么?”
须臾,只见庙外走入个男了来,那女人在后面用手推着他走,那男子垂头丧气,一直到正殿阶上坐下,望着西北,长叹了一声。只见那妇人取出个白棍来,长不过七八寸,在男子面上乱圈;圈罢,便扒倒地跪拜;拜罢,将嘴对着男子耳朵内说话;说罢话,又在男子面上吹;吹罢,又圈,忙乱不一。那男子任他作弄,就象个看不见的一般,瞪着眼,朝着天,想-闼的事件。那妇人又如飞的跑出庙外去,瞬息间又跑入来,照前做作。只见那男子站起来,向着庙殿窗囗——上看视,象个寻什么东西的光景。那妇人越发的着急得了不得,连圈、连说、连拜、连吹,忙乱的没入脚处;又不住的口头向庙外看视。那男子面对着窗囗-看了一回,摇了几下头,复回身坐在台阶上,急得那女子吹了圈,圈了拜,拜了说,颠倒不已。少刻,只见那男子双眼紧闭,声息俱无,打猛里大声说道:“罢了1随即站起来,将腰间解下搭膊,向窗囗-内入进一半去,又拉出一半来;只见那女子用手急忙替他挽成个套儿,将男子的头搬住,向套儿里乱塞;那男子两手捉定套儿,面朝庙外又想。那妇人此时更忙乱百倍,急吹、急拜、急圈、急说,恨不得那男子登时身死方快。于冰看了多时,心里想道:“眼见这妇人是个吊死鬼,只怕我力量对他不过,该怎处?”又想道:“我若不救此人,我还出什么家,访什么道?”说罢,从大鬼背后走出来,用尽平生气力,喊叫了一声,只见那妇人吃一大惊,那男子随声蹲在大殿-下。那妇人急回头,看见于冰,将头摇了两摇,头发披下来,用手将脸一摸,两眼角鲜血淋漓,口中吐出长舌,又呱呱了一声,如飞的向于冰扑来。于冰此时也没个东西打他,瞧见那女人盘子里有几个泥娃子,急忙搬起一个来;却好那妇人正跑在面前,于冰对准面门,两手用力一掷,喜的端端正正打在妇人脸上,那妇人便应手而倒。于冰急忙看时,见他一倒即化为乌有;急急往四下一望,见那男子还蹲在阶上。于冰起先毫无怕意,今将妇人打无,不由得身冷发竖,有些疑怕起来。于冰又搬了个泥娃子,提在手内,先入殿中,次到西廊,都细看了,仍是没有。随将泥娃子放在阶上,到那男子面前,也蹲在阶下,问道:“你这汉子,却为何事,行此短见?”问了几声,那汉子总不言语。于冰道:“你这人好痴呆!你既肯舍命上吊,你倒不肯向我一说么?”那人道:“说也无益,不如死休。”又道:“你既谆淳问我,我只得要说了。离此五里,有一范村,就是我的祖居。我父母俱无,止有一个妻房,倒生下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十二三的也有,六七岁的也有,一家儿六七口,都指我一人养活。我又没田地耕种,不过与人佣工度日。今日有人用我,我便得几个钱养家,明日没人用我,我一家就得忍饥。本村有个张二爷,是个仗义好男子,我也常与他家做活。他见我为人勤谨,又知我家中人口众多,情愿借与我二十两银,不要利钱,三年后还,叫我拿去做一小生意。我承他的情,便去雁门关外贩卖烧酒。行至东大峪,山水陡至,可惜七驮酒。七个毛驴都被水冲击,我与驴主上了树,才留得性命。二十两本银全折,还害了人家七个毛驴性命,回家没面目与张二爷见面。不意人将折了本钱话向他说知,那张二爷将我叫去,备细问了原由,反大笑起来,说道:‘这是你的运尚未通,我今再与你二十两,还送与你说句放心话:日后发了财还我,没了也就罢了。’我又收他银两,开了个豆腐铺儿,半年来倒也有点利息;又不合听了老婆话,说磨豆腐必须养猪方有大利。我一时没主见,就去代州贩猪,用十九两八钱,买了五个猪,走了两天,都不吃食水;到第三日,死了两个,昨日又死了一个。我见大事已坏,将剩下这两口猪要出卖于人。人家说是病猪不买,没奈何减下价钱,方得出卖;连死的带活的,止落卜五两九钱银子,到折了十二两九钱本儿。我原要回家,将这五两多银子交付妻子,再寻死路,不期走至庙前,越思越没生趣,不但羞见张二爷,连妻子也见不得。”说罢,拍手顿足大哭起来。于冰道:“你且莫哭。这十二两银子,我如数还你。”那汉道:“我此时什么时候,你还要打趣?”干冰道:“你道世上只有个姓张的帮人么?”随向身边取出银包,拣了三锭,道:“这每锭是五两,够你本钱有余。”说着,将银子向那男子袖中一塞。那男子见银入袖中,心中大惊,一边止住泪痕,一边用眼角偷视于冰,口里哽哽咽咽的说道:“只怕天下无此事,怕我不好收他。”于冰笑道:“你只管放心拿去!有什么使不得?有什么不好收?”那男子一蹶劣站起来道:“又是个重生父母了1连忙跳下殿阶,扒倒地下就是十七八个头,碰得地都乱响。于冰扶他起来。那男子问道:“爷台何处人?因何黄昏时分在这庙中?”于冰道:“我是北直隶人也,姓冷。我还没问你的姓名。”那男子道:“小人叫段祥,这庙西北五里,就是小人住家。冷爷此时在这庙中有何营干?”于冰道:“我因赶不上宿头,在此暂住一宿。”段祥道:”小人家中实不干净之至,还比这庙内暖些;请冷爷到小人家中。”于冰道:“我还要问你:你这庙中,可曾见个妇人么?”段祥道:“小人没有看见。”于冰道:“你来这庙中就是为上吊?”段祥道:“此庙系小人回家必由之路;只因走到庙前,心内就有些糊涂,原不打算入庙,不知怎么就入庙中。及至到了庙内,心绪不宁,止觉死了好;适才被冷爷大喝了一声,我才看见了,觉得心上略略有点清爽。”于冰道:“你可听见有人在你耳中说话么?”段祥道:“我没听见,我倒觉得耳中有些冷气贯入。冷爷问这话,必有因。”于冰道:“我也不过白问问罢了。”段祥又急急问道:“冷爷问我看见妇人没有,冷爷可曾看见么?”于冰笑道:“我没见。”段祥大叫道:“不好了!此地系有名的鬼窝,独行人臼天还不敢来哩,快走罢1于冰笑道:“就是走,你也该将搭膊解下来。”段祥连忙解下来,系在腰中,将于冰与他银子,分握在两手内,让于冰先出庙去。到了庙外,东张西望,不住的催于冰快走。到了家门首叫门,里边一个妇人问:“可是买猪回来么?”段祥道:“还说猪哩!我几乎被你送了性命!快开门,大恩人到了1待了一会,妇人将门儿开放,段祥将于冰让入房内。于冰见是内外两间,外房内有些磨子、斗盆、木槽、碗罐之类,又让于冰坐在炕上,随入内外房好半晌。少刻,见一妇人领出四五个小男女,与于冰叩头。于冰跳下炕来还礼。妇人道:“今日若不是客爷,他的性命不保。”说了二句,便满面羞涩,领上娃子们入去。段祥复让于冰坐下,又听得内房风匣响。须臾,段祥端出一大碗滚白水来,说道:“连个茶叶也没有。”于冰接在手内,道:“极好1段祥又顿出一大沙壶烧酒,两碟咸菜;又出去买了廿个小馒首来,配了一碗炒豆腐,一碗调豆腐皮,摆列在小木桌上;与于冰酌了酒,又叩谢了。于冰让他同坐,两人吃着。段祥又问那妇人的话,于冰备细说了一遍,段祥吓得毛骨悚然,又在炕上叩头,直话谈到三更以后方歇。次早,于冰要去,段祥那里肯放。于冰又绝意要去,嚷闹了半晌,留于冰吃了早饭,问明去向,又亲送了十五六里,流着泪回家*
于冰离了范村,走了两天,只走了九十余里。第三日,从早间走至交午,走了二十里,见有两座饭铺。于冰见路北铺内人少,走去坐下,问道:“这是什么地方?”小伙计道:“这叫八里铺,前面就是保德州。”于冰要了四两烧酒,吃了一杯,出铺外小便。猛听得一人道:“冷爷在这里了!”于冰回头一看,却是段祥,扯着一个骡子,后面相随着一人,骑着极大极肥的黑驴,也跳下来交与段祥牵住。于冰将那人一看,但见:
熊腰猿臂,河目星瞳,紫面长须,包藏着吞牛杀气;方颐海口,宣露出叱日威风。头带鱼白卷檐毡帽巾,身穿宝蓝剪袖皮袄。虽无弓矢,三岔路口自应喝断人魂;若有刀枪,千军队里也须惊破敌胆。
于冰看罢,心里说道:“这人好个大汉仗!又配了紫面长须,真要算个雄伟壮士。”只见段祥笑说道:“冷爷走了三天,被我们一天半就赶上了。”又见那大汉子问段祥道:“这就是那冷先生么?”段祥道:“正是。”那大汉向于冰举手道:“昨日段样说先生送他银子,救他性命,我心上甚佩服,因此同他来追赶,要会会先生。”于冰道:“偶尔相遇,并非义举,些须银两,何足挂齿!”说罢,两人一揖,同入饭馆内坐下。于冰道:“敢问老长兄尊姓大名?”那汉子道:“小弟姓张,名仲彦,与段祥同住在范村。先生尊讳可是于冰么?”于冰道:“正是贱名。”仲彦道:“先生若不弃嫌,请到小弟家下住几天,不知肯否?”于冰道:“小弟弟飘蓬断梗之人,无地不可伫足,何况尊府!既承云谊,就请同行。”仲彦拍案大叫道:“爽快!爽快!”又叫走堂的吩咐道:“你这馆中未必有什么好酒菜、可将吃得过的,不拘荤素,尽拿来,不必问我;再将顶好的酒拿来几壶,我们吃了还要走路。快着!快着!”于冰道:“小弟近日总止吃素,长兄不可过于费心。”少刻,酒菜齐至。仲彦一边说着话儿,一边大饮大嚼。于冰见他是个性情爽直人,将弃家访道的话大概一说,仲彦甚是叹服,酒饭后,段祥算了账,于冰骑了骡子,仲彦骑了驴儿,段祥跟在后面,一路说说笑笑。谈论段祥遇鬼的话;说到用泥娃子打倒鬼处,仲彦掀髯大笑道:“小弟生平不知鬼为何物,偏这样有趣的鬼被先生遇着,张某来得一见,想来今生再不能有此奇遇也。罢了!”于是三人一同入范村。正是:
从古未闻人打鬼,相传此事足惊奇; 贫儿戴德喧名誉,引得英雄策蹇追——

  熊腰猿臂,河目星瞳,紫面长须,包藏着吞牛杀气;方颐海口,宣露出叱日威风。头带鱼白卷檐毡帽巾,身穿宝蓝剪袖皮袄。虽无弓矢,三岔路口自应喝断人魂;若有刀枪,千军队里也须惊破敌胆。

  从古未闻人打鬼,相传此事足惊奇;
  贫儿戴德喧名誉,引得英雄策蹇追。

  于冰看罢,心里说道:“这人好个大汉仗!又配了紫面长须,真要算个雄伟壮士。”只见段祥笑说道:“冷爷走了三天,被我们一天半就赶上了。”又见那大汉子问段祥道:“这就是那冷先生么?”段祥道:“正是。”那大汉向于冰举手道:“昨日段样说先生送他银子,救他性命,我心上甚佩服,因此同他来追赶,要会会先生。”于冰道:“偶尔相遇,并非义举,些须银两,何足挂齿!”说罢,两人一揖,同入饭馆内坐下。于冰道:“敢问老长兄尊姓大名?”那汉子道:“小弟姓张,名仲彦,与段祥同住在范村。先生尊讳可是于冰么?”于冰道:“正是贱名。”仲彦道:“先生若不弃嫌,请到小弟家下住几天,不知肯否?”于冰道:“小弟弟飘蓬断梗之人,无地不可伫足,何况尊府!既承云谊,就请同行。”仲彦拍案大叫道:“爽快!爽快!”又叫走堂的吩咐道:“你这馆中未必有什么好酒菜、可将吃得过的,不拘荤素,尽拿来,不必问我;再将顶好的酒拿来几壶,我们吃了还要走路。快着!快着!”于冰道:“小弟近日总止吃素,长兄不可过于费心。”少刻,酒菜齐至。仲彦一边说着话儿,一边大饮大嚼。于冰见他是个性情爽直人,将弃家访道的话大概一说,仲彦甚是叹服,酒饭后,段祥算了账,于冰骑了骡子,仲彦骑了驴儿,段祥跟在后面,一路说说笑笑。谈论段祥遇鬼的话;说到用泥娃子打倒鬼处,仲彦掀髯大笑道:“小弟生平不知鬼为何物,偏这样有趣的鬼被先生遇着,张某来得一见,想来今生再不能有此奇遇也。罢了!”于是三人一同入范村。正是:

                        右调《忆秦娥》

词曰:请秋节,枫林染遍啼鹃血。啼鹃血,数金银两,致他生绝。
  殷勤再把侠客说,愁心姑且随明月。随明月,一杯将尽,数声呜咽。

  且说于冰被那文怪鬼弄了半夜。天明出来,日日在山溪中行走。崎崎岖岖,绕了四五天,方出了此山,到了一大沟内;中间都是沙石,两边都是层岩峭壁。东首有一山庄,问人,名为辉耀堡,还是通京的路。他买些酒饭充讥,不敢往东走,顺着往西走。行了数日,已到山西地界。他久闻山西有座五台山,是万佛福祥之地;随地问人,寻到山脚下,遇着几个采樵人,问上山路径。那些人道:“你必是外方来的,不知朝台时令,徒费番跋涉。此地名为西五台,还有个东五台,两台俱有胜景,有寺院,有僧人;每年七月十五日方开庙门,到八月十五日关闭朝台,男女成千累万不绝。如今是九月中旬,那里还有第二个人敢上去?况里边蛇虫虎豹、妖魔鬼怪最多,六月间还下极大的雪,休说你浑身通是夹衣,就是皮衣也保你冻死。”于冰听了,别的都不怕,倒只怕冷,折转身又向西走。
  走了几天,一日行到代州地方,日色已落,远远的看见几家人家;及至到了跟前,不想是座泰山娘娘庙。但见:

  于冰看了一会,止见腐草盈阶,荒榛遍地,西廊下塑着许多携男抱女的鬼判,半是少头没脚。正面大殿三间,看了看,中间塑着三位娘娘,两边也塑着许多侍候的妇女。于冰见是女庙,不好在中歇卧,恐怕亵读他。出来东廊下,一看见一个赤发环眼大鬼,同一个妇人站在一处;那妇人两手捧着个盘子,盘子内塑着几个小娃儿,坐着的、睡着的,倒也有些生趣。于冰看了,笑说道:“你两个这身子后边,便是我的公馆了。今晚我同你们作伴罢。”话说着,把地下土用衣襟指了几拂,斜坐在二鬼背后;再瞧天光,已是黄昏时分。看罢,将头向大鬼脚上一枕,方才睡倒。只见庙外跑入个妇人来,紫袄红裙,走动如风,从目前一瞬,已入殿内主了。于冰惊讶道:“这时候怎有妇人独来?”言未毕,只见那妇人走出殿外,站在台阶上,象个眺望的光景。干冰急忙坐起从大鬼腿缝中一看,只见那女人面若死灰,无一点生人血色;东张西望,两只眼睛闪闪灼灼的顾盼不测。少停,只见那女人如飞的跑出庙外去了。于冰大为诧异,心里想道:“此女绝非人类,非鬼即妖;看他那般东张西望光景,或者预知我今日到此,要下手我也未可知。”又想了想,笑道:“随他去。等他寻我来,再做裁处。”正想间,只见那妇人又跑入庙来,先向于冰坐的廊下一望,旋即又向那边廊下一望,急急的入殿内去了。于冰道:“不消说,是寻我无疑了。”少刻,那女人又出殿来,站在台阶上,向外一望,口里呱呱呱长笑了一声,倒与母鸡呱蛋相似,止是声音连贯,不象那样的断断续续的叫喊,又如飞的跑出庙外去了。于冰道:“这是我生平未闻未见的怪异事。似他这样来来往往,端的是要怎么?”
  须臾,只见庙外走入个男了来,那女人在后面用手推着他走,那男子垂头丧气,一直到正殿阶上坐下,望着西北,长叹了一声。只见那妇人取出个白棍来,长不过七八寸,在男子面上乱圈;圈罢,便扒倒地跪拜;拜罢,将嘴对着男子耳朵内说话;说罢话,又在男子面上吹;吹罢,又圈,忙乱不一。那男子任他作弄,就象个看不见的一般,瞪着眼,朝着天,想犓闼的事件。那妇人又如飞的跑出庙外去,瞬息间又跑入来,照前做作。只见那男子站起来,向着庙殿窗囗槅槅上看视,象个寻什么东西的光景。那妇人越发的着急得了不得,连圈、连说、连拜、连吹,忙乱的没入脚处;又不住的口头向庙外看视。那男子面对着窗囗槅看了一回,摇了几下头,复回身坐在台阶上,急得那女子吹了圈,圈了拜,拜了说,颠倒不已。少刻,只见那男子双眼紧闭,声息俱无,打猛里大声说道:“罢了1随即站起来,将腰间解下搭膊,向窗囗槅内入进一半去,又拉出一半来;只见那女子用手急忙替他挽成个套儿,将男子的头搬住,向套儿里乱塞;那男子两手捉定套儿,面朝庙外又想。那妇人此时更忙乱百倍,急吹、急拜、急圈、急说,恨不得那男子登时身死方快。于冰看了多时,心里想道:“眼见这妇人是个吊死鬼,只怕我力量对他不过,该怎处?”又想道:“我若不救此人,我还出什么家,访什么道?”说罢,从大鬼背后走出来,用尽平生气力,喊叫了一声,只见那妇人吃一大惊,那男子随声蹲在大殿槅下。那妇人急回头,看见于冰,将头摇了两摇,头发披下来,用手将脸一摸,两眼角鲜血淋漓,口中吐出长舌,又呱呱了一声,如飞的向于冰扑来。于冰此时也没个东西打他,瞧见那女人盘子里有几个泥娃子,急忙搬起一个来;却好那妇人正跑在面前,于冰对准面门,两手用力一掷,喜的端端正正打在妇人脸上,那妇人便应手而倒。于冰急忙看时,见他一倒即化为乌有;急急往四下一望,见那男子还蹲在阶上。于冰起先毫无怕意,今将妇人打无,不由得身冷发竖,有些疑怕起来。于冰又搬了个泥娃子,提在手内,先入殿中,次到西廊,都细看了,仍是没有。随将泥娃子放在阶上,到那男子面前,也蹲在阶下,问道:“你这汉子,却为何事,行此短见?”问了几声,那汉子总不言语。于冰道:“你这人好痴呆!你既肯舍命上吊,你倒不肯向我一说么?”那人道:“说也无益,不如死休。”又道:“你既谆淳问我,我只得要说了。离此五里,有一范村,就是我的祖居。我父母俱无,止有一个妻房,倒生下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十二三的也有,六七岁的也有,一家儿六七口,都指我一人养活。我又没田地耕种,不过与人佣工度日。今日有人用我,我便得几个钱养家,明日没人用我,我一家就得忍饥。本村有个张二爷,是个仗义好男子,我也常与他家做活。他见我为人勤谨,又知我家中人口众多,情愿借与我二十两银,不要利钱,三年后还,叫我拿去做一小生意。我承他的情,便去雁门关外贩卖烧酒。行至东大峪,山水陡至,可惜七驮酒。七个毛驴都被水冲击,我与驴主上了树,才留得性命。二十两本银全折,还害了人家七个毛驴性命,回家没面目与张二爷见面。不意人将折了本钱话向他说知,那张二爷将我叫去,备细问了原由,反大笑起来,说道:‘这是你的运尚未通,我今再与你二十两,还送与你说句放心话:日后发了财还我,没了也就罢了。’我又收他银两,开了个豆腐铺儿,半年来倒也有点利息;又不合听了老婆话,说磨豆腐必须养猪方有大利。我一时没主见,就去代州贩猪,用十九两八钱,买了五个猪,走了两天,都不吃食水;到第三日,死了两个,昨日又死了一个。我见大事已坏,将剩下这两口猪要出卖于人。人家说是病猪不买,没奈何减下价钱,方得出卖;连死的带活的,止落卜五两九钱银子,到折了十二两九钱本儿。我原要回家,将这五两多银子交付妻子,再寻死路,不期走至庙前,越思越没生趣,不但羞见张二爷,连妻子也见不得。”说罢,拍手顿足大哭起来。于冰道:“你且莫哭。这十二两银子,我如数还你。”那汉道:“我此时什么时候,你还要打趣?”干冰道:“你道世上只有个姓张的帮人么?”随向身边取出银包,拣了三锭,道:“这每锭是五两,够你本钱有余。”说着,将银子向那男子袖中一塞。那男子见银入袖中,心中大惊,一边止住泪痕,一边用眼角偷视于冰,口里哽哽咽咽的说道:“只怕天下无此事,怕我不好收他。”于冰笑道:“你只管放心拿去!有什么使不得?有什么不好收?”那男子一蹶劣站起来道:“又是个重生父母了1连忙跳下殿阶,扒倒地下就是十七八个头,碰得地都乱响。于冰扶他起来。那男子问道:“爷台何处人?因何黄昏时分在这庙中?”于冰道:“我是北直隶人也,姓冷。我还没问你的姓名。”那男子道:“小人叫段祥,这庙西北五里,就是小人住家。冷爷此时在这庙中有何营干?”于冰道:“我因赶不上宿头,在此暂住一宿。”段祥道:”小人家中实不干净之至,还比这庙内暖些;请冷爷到小人家中。”于冰道:“我还要问你:你这庙中,可曾见个妇人么?”段祥道:“小人没有看见。”于冰道:“你来这庙中就是为上吊?”段祥道:“此庙系小人回家必由之路;只因走到庙前,心内就有些糊涂,原不打算入庙,不知怎么就入庙中。及至到了庙内,心绪不宁,止觉死了好;适才被冷爷大喝了一声,我才看见了,觉得心上略略有点清爽。”于冰道:“你可听见有人在你耳中说话么?”段祥道:“我没听见,我倒觉得耳中有些冷气贯入。冷爷问这话,必有因。”于冰道:“我也不过白问问罢了。”段祥又急急问道:“冷爷问我看见妇人没有,冷爷可曾看见么?”于冰笑道:“我没见。”段祥大叫道:“不好了!此地系有名的鬼窝,独行人臼天还不敢来哩,快走罢1于冰笑道:“就是走,你也该将搭膊解下来。”段祥连忙解下来,系在腰中,将于冰与他银子,分握在两手内,让于冰先出庙去。到了庙外,东张西望,不住的催于冰快走。到了家门首叫门,里边一个妇人问:“可是买猪回来么?”段祥道:“还说猪哩!我几乎被你送了性命!快开门,大恩人到了1待了一会,妇人将门儿开放,段祥将于冰让入房内。于冰见是内外两间,外房内有些磨子、斗盆、木槽、碗罐之类,又让于冰坐在炕上,随入内外房好半晌。少刻,见一妇人领出四五个小男女,与于冰叩头。于冰跳下炕来还礼。妇人道:“今日若不是客爷,他的性命不保。”说了二句,便满面羞涩,领上娃子们入去。段祥复让于冰坐下,又听得内房风匣响。须臾,段祥端出一大碗滚白水来,说道:“连个茶叶也没有。”于冰接在手内,道:“极好1段祥又顿出一大沙壶烧酒,两碟咸菜;又出去买了廿个小馒首来,配了一碗炒豆腐,一碗调豆腐皮,摆列在小木桌上;与于冰酌了酒,又叩谢了。于冰让他同坐,两人吃着。段祥又问那妇人的话,于冰备细说了一遍,段祥吓得毛骨悚然,又在炕上叩头,直话谈到三更以后方歇。次早,于冰要去,段祥那里肯放。于冰又绝意要去,嚷闹了半晌,留于冰吃了早饭,问明去向,又亲送了十五六里,流着泪回家*
  于冰离了范村,走了两天,只走了九十余里。第三日,从早间走至交午,走了二十里,见有两座饭铺。于冰见路北铺内人少,走去坐下,问道:“这是什么地方?”小伙计道:“这叫八里铺,前面就是保德州。”于冰要了四两烧酒,吃了一杯,出铺外小便。猛听得一人道:“冷爷在这里了!”于冰回头一看,却是段祥,扯着一个骡子,后面相随着一人,骑着极大极肥的黑驴,也跳下来交与段祥牵住。于冰将那人一看,但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