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芝祥古诗,觉罗四明古诗

轻启春窗,——清代·饶芝祥《一枝花·簪花》,——清代·觉罗四明《台阳八景》

飞絮帘栊晓。怕说蝶慵莺老。小屏山外,更无人到。弄粉匀脂,自把菱花照。尽有伤春怀抱。多谢英哥,荼蘼今日开了。芳砌苔痕绕。新绿落红多少。一声分付,侍儿知道。轻启春窗,且■云鬓插好。妆成花欲恼。谁报与檀郎,侬故意调笑。——清代·饶芝祥《一枝花·簪花》

盈盈初似横丝,滚滚旋同裂布。春帆取道移来,可有遗余尺素。——清代·觉罗四明《台阳八景》

一枝花·簪花

清代:饶芝祥

饶芝祥 (1861一1912) 字符九,号占斋,江西南城县人。光绪十一年
贡生,不久中举人,十五年考授内阁中书。二十年成进士,选授编修。二十六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芝祥随光绪帝和慈禧太后逃至西安。宣统三年
四川爆发保路风潮,芝祥上疏请撤总督赵尔丰,但未被采纳,后调任贵州铜仁知府。赴任途中,辛亥革命爆发。次年,抑郁病逝于南昌。

饶芝祥

两字柔憨作性情。十分妩媚特聪明。得人怜处是天生。睡去拳拳堪入画,戏时小小可奇擎。娇音学吠未成声。——清代·顾太清《浣溪沙
其二 咏双鬟猧儿》

浣溪沙 其二 咏双鬟猧儿

春事悔蹉跎。啼鴃啼鹃尽巳过。又是炎天行不得,哥哥。鹊语分明唤渡河。且莫唱离歌。勉共花荫醉叵罗。不信君愁刚一石,多多。搅入香醪下咽么。——清代·顾贞观《南乡子》

南乡子

翠带仙仙云气凝,玉盘清露泻金精。最是夜深人入定,相映。满窗凉月照娉婷。雪霁江天香更好,缥渺。凌波难记佩环声。一枕游仙轻似絮,无据。梦魂空绕数峰青。——清代·顾太清《定风波
水仙》

定风波 水仙

清代:顾太清

翠带仙仙云气凝,玉盘清露泻金精。最是夜深人入定,相映。

满窗凉月照娉婷。

雪霁江天香更好,缥渺。凌波难记佩环声。一枕游仙轻似絮,无据。

梦魂空绕数峰青。

1

台阳八景

清代:觉罗四明

觉罗四明,字朗停,号松山,满洲正蓝旗人。清乾隆二十四年任台湾知府,乾隆二十六年
任台湾道兼提督学政。任上总裁《台湾府志》。在台期间建树甚多:知府任内疏浚凤山县茄藤港,并明定岁修一次;增建府城城隍庙,设崇文书院;乾隆二十七年,道任内迁建海东书院。

觉罗四明

赫赫威权者。锁金闺、名姝十院,花台月榭。何必绯桃延佳士,此是君侯自惹。又何必、乌龙守夜。一面菱花云记取,好良期、三五清辉射。花阴底,月光下。潭潭院宇人皆怕。越重垣、金釭半敛,云鬟初卸。空倚玉箫愁不尽,蓦地人来迎迓。问何术、仙乎神也。磨勒奇谋人不识,莽昆仑、能使红绡嫁。百年偶,本无价。——清代·顾太清《金缕曲
红绡》

金缕曲 红绡

青螺层层如抱拥,石插旋涡各森耸,寒流百道喷石孔。七千里外宋孤臣,落拓滩头说惶恐。——清代·顾文渊《十八滩
其二》

十八滩 其二

飞絮帘栊晓。怕说蝶慵莺老。小屏山外,更无人到。弄粉匀脂,自把菱花照。尽有伤春怀抱。多谢英哥,荼蘼今日开了。芳砌苔痕绕。新绿落红多少。一声分付,侍儿知道。轻启春窗,且■云鬓插好。妆成花欲恼。谁报与檀郎,侬故意调笑。——清代·饶芝祥《一枝花·簪花》

一枝花·簪花

清代:饶芝祥

飞絮帘栊晓。怕说蝶慵莺老。小屏山外,更无人到。

弄粉匀脂,自把菱花照。尽有伤春怀抱。多谢英哥,荼蘼今日开了。

芳砌苔痕绕。新绿落红多少。一声分付,侍儿知道。

轻启春窗,且■云鬓插好。妆成花欲恼。谁报与檀郎,侬故意调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