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园原文,顾维镒古诗

梁园词赋想遗音,——清代·顾炎武《梁园》,——清代·顾维镒《山斋》

梁园

清代:顾炎武

顾炎武(1613.7.15-1682.2.15),汉族,明朝南直隶苏州府昆山千灯镇人,本名绛,乳名藩汉,别名继坤、圭年,字忠清、宁人,亦自署蒋山佣;南都败后,因为仰慕文天祥学生王炎午的为人,改名炎武。因故居旁有亭林湖,学者尊为亭林先生。明末清初的杰出的思想家、经学家、史地学家和音韵学家,与黄宗羲、王夫之并称为明末清初“三大儒”。其主要作品有《日知录》、《天下郡国利病书》、《肇域志》、《音学五书》、《韵补正》、《古音表》、《诗本音》、《唐韵正》、《音论》、《金石文字记》、《亭林诗文集》等。

顾炎武

杨梅酿丹液,荔枝流玉浆。晶丸与紫颗,信美均甘芳。翻思故乡味,难与分低昂。惟轮猩壳艳,一一豳朱房。乃知苏公语,未免多夸张。因兹远相访,吾兴良已狂。——清代·顾起佐《食荔枝后作》

食荔枝后作

仙参差。佩参差。数罢鸾期又凤期。彩云西北飞。箫一枝。笛一枝。吹得春空月堕时。有中人未归。——清代·龚自珍《长相思二首
其一》

长相思二首 其一

自笑逢时术未工,烟波蓑笠伴渔翁。鱼塘南北东西戏,芦港风花雪月功。世事任抛云海外,浮生都付酒棋中。一杯村酿依微绿,催放山桃早晚红。——清代·顾维镒《山斋》

山斋

清代:顾维镒

自笑逢时术未工,烟波蓑笠伴渔翁。鱼塘南北东西戏,芦港风花雪月功。

世事任抛云海外,浮生都付酒棋中。一杯村酿依微绿,催放山桃早晚红。

1

自笑逢时术未工,烟波蓑笠伴渔翁。鱼塘南北东西戏,芦港风花雪月功。世事任抛云海外,浮生都付酒棋中。一杯村酿依微绿,催放山桃早晚红。——清代·顾维镒《山斋》

梁园词赋想遗音,雕缋风流遂至今。纵使邹枚仍接踵,不过贪得孝王金。——清代·顾炎武《梁园》

山斋

清代:顾维镒

顾维镒,字孝武,号南庐,清无锡人。瞻庐先生仲子,壬子举人,官泰兴县教谕。以母老乞养归,卒年七十一。

顾维镒

西郊富山水,天子驻青旂。元气古来积,群灵咸是依。九重阿阁外,一脉太行飞。何必东南美,宸居静紫微。——清代·龚自珍《暮春以事诣圆明园趋公既罢因览西郊形胜最后过澄怀园和内直友人春晚退直诗
其一》

暮春以事诣圆明园趋公既罢因览西郊形胜最后过澄怀园和内直友人春晚退直诗
其一

荻风橘市。甚引人晓蝶,春鹃情思。贴梗垂丝,叶已飘零,谁料花偏弄蕊。蔫然半坼如含笑,伴蘸水、芙蓉沉醉。怕老莺、乍得窥时,忘了送春香死。细认浑疑梦醒,金铃旧护影,曾啄红觜。蓦过墙西,鸭脚浓阴,惯引双雏深避。重来已是林黄变,忍又见、粉零脂碎。折一枝、插向蛩疏,莫被冷霜憔悴。——清代·龚翔麟《疏影
八月闻莺,值海棠复开》

疏影 八月闻莺,值海棠复开

船头水怪奔,船后潜蛟吼。巨石森我左,白波喷我石。轻舟如飞梭,中容一线溜。榜人划水开,势与雷霆斗。捩柁急就之,赑屃伸颈脰。谹然一声中,生死判清昼。相传此惊滩,估客屡倾覆。禅家指迷途,莲花工刻镂。双柱立中央,呼吸金石奏。回思下滩时,双瞳瞩前后。相距一发间,避险如避臭。三老犹色变,而况僮仆陋。南来山水乡,到处堪宿留。垂堂尚有箴,何事建溪走。平地波澜兴,祸福巧相凑。足迹皆宿缘,平生藉天佑。日午恶风恬,城近惊魂收。且看石上鸟,浴浪正褰噣。——清代·顾嗣立《弥陀滩》

弥陀滩

清代:顾嗣立

船头水怪奔,船后潜蛟吼。巨石森我左,白波喷我石。

轻舟如飞梭,中容一线溜。榜人划水开,势与雷霆斗。

捩柁急就之,赑屃伸颈脰。谹然一声中,生死判清昼。

相传此惊滩,估客屡倾覆。禅家指迷途,莲花工刻镂。

双柱立中央,呼吸金石奏。回思下滩时,双瞳瞩前后。

相距一发间,避险如避臭。三老犹色变,而况僮仆陋。

南来山水乡,到处堪宿留。垂堂尚有箴,何事建溪走。

平地波澜兴,祸福巧相凑。足迹皆宿缘,平生藉天佑。

日午恶风恬,城近惊魂收。且看石上鸟,浴浪正褰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