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来生

可是刘家当时没有那么多床铺和被褥,当时既没有电视也没有电脑,走到我家那用枕木和席子围成的厨房时,母亲一直含辛茹苦的带着我们姐弟三人在老家

吊 孝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做你的贴心小棉袄
文:李岳平 编:紫藤花

文章:珍妮/编辑:细雨

新蒲萄京网站,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风花雪月的故事,看过许多,浪漫情怀的文字,也写了不少,唯独对于母亲这个话题我似乎惜墨如金,是她的过于平凡,还是她的与世无争,当五月的这个母亲节到来之时,我想对妈妈说:“如果有来生,妈,我一定会做你的贴心小棉袄。”
都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可我却觉得就像妈妈的炸药包,从小就让人不省心,因为爸爸在铁路上上班,母亲一直含辛茹苦的带着我们姐弟三人在老家,既要当爹又要当妈,农忙季节,总是累的腰酸背痛,可不懂事的我们一回家总是嚷:”妈,我饿了弄饭吃哦!“于是妈妈就会放下手上的活,开始给我们做饭,炊烟袅袅升起,我们的幸福生活开始了。昏暗的灯光下,母亲依然在劳作。当我九岁那年,我们决定从平江迁到岳阳,我想终于要离开这个贫穷的小村庄了,那个兴奋啊!睡不着觉。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了岳阳。但是我却傻眼了,唯一的一间住房,厕所还是公用的,五个人怎么住啊。勤劳的爸爸于是在铁路上弄了些枕木,周围用席子钉了起来,搭了个临时厨房。妈妈每天到站台上卖盒饭,卖水果,只要是能补贴家用的全部都做过,还租了间房子喂猪,我都不知道那段艰难岁月她是怎么熬过来的。最可笑的是有一次:附近的一位老人逝世了,他们老家来了很多人,买了很多鞭炮,走到我家那用枕木和席子围成的厨房时,把炮一次放光了,因为他们以为这是临时搭建的灵堂。这个笑话让我们现在还记忆犹新。
母亲的隐忍耐劳和为人处事一直是有口皆碑的,在我记忆中她很少要我帮她做事,总是自己来。我十岁生日那年,正上五年级,我多想请同学们撮一顿,和他们一起分享我的快乐,我于是找妈妈要20块钱,那是1985年,爸爸当时的工资是81块,每个月还要给乡下的爷爷寄15块,妈妈只肯给我5元钱,我把它丢到地上,于是她第一次给了我一巴掌,我那委屈的泪水流啊流啊,我恨自己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恨他们不能给我过一个快乐的生日。中午妈妈破例卖了鱼和肉,因为在暑假期间我不用上课,我就不吃不喝在床上睡了一天,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没有说话。
到了初一的时候,有一天班主任问我们班的同学,哪些同学是“半边户,”所谓半边户就是父亲在当地工作,母亲在家务农,现在在其单位上学的孩子,我难为情地举起手,好像班上还有几个人吧。本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十二三岁的年龄好像特别敏感。我觉得好像受了侮辱似得,仿佛同学们的目光中全是讥讽,于是回家后闷闷不乐。妈妈问:“这是怎么了?”我生气说:“不给我解决户口,我不上学了。”那时解决一个户口是多么难啊,妈妈沉默不做声,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求爷爷拜奶奶帮我办好的,后来才知道,是花6000块钱托人办的,对于我们这个家庭,6000元绝对是个天文数字,我不知道母亲卖了多少盒饭,喂了多少头猪,帮别人轧了多少莲米才存到这6000元。这件事像针一样时刻刺痛着我,直到现在。
当我自己也当上母亲的时候,才知育儿的不易。前几天去看她的时候,发现她把儿子小时候的毛衣拆了,准备拆线勾鞋子。我说:“这要干嘛,线头又多。又难得拆。”她笑着说:“妹子啊,只要心宽,不怕路长,我可以慢慢弄。”我都不知道我那目不识丁的母亲还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
俗话说:子欲孝而亲不在,树欲静而风不止。这是一种心碎的无奈,好在我还来得及,来得及给她买一些她喜欢吃的东西,来得及给她洗上一次头。虽说我一直不乖,但在我心里,母亲的人格魅力是谁也替代不了的,母亲今年62了,身体还算硬朗,精神也很好,借在母亲节的前一天,衷心祝福我的妈妈,也祝天下的母亲幸福快乐。如果真的有来生,如果我们还能有缘成为母女,我一定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刁蛮任性,一定好好的做你的乖乖女!做你永远贴心的小棉袄。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暮春时节,丽日高阳,老同学们从四面八方赶来,汇集在华容宾馆。大家虽然久未谋面,但见面也只是点头示意,没有了往日的欢笑声,气氛显得异常沉寂,因为这次的会面,不是普普通通会面,而是去为老同学刘继扬的母亲吊孝,所以大家的心情格外沉重。
到了指定时间,大家默默地走出大厅,来到早已静候在那里的中巴车上,坐定之后,蒋主任小声地说了声,可以出发了,随后,汽车启动,朝着刘继扬的家乡驶去。
窗外是旖旎的山丘,无穷的绿色,层层的梯田,还有星星点点的插秧人,尽管景色秀美,但我们都无心去观赏,甚至觉得这宜人的天气和美景与我们当时的心情显得有点不合时宜。
很快汽车载着我们爬上了锦绣春色的长江大堤,眼前更是一片绿色的海洋,微风吹动着浩瀚芦苇,那嫩绿的苇叶,似波涛起伏,很是吸引眼球,两岸的丝丝垂柳,随风起舞,真可谓是美景四溢。随着目的地越来越临近,心情也越来越紧缩,不由得就想起了我见刘继扬妈妈的情景。思绪倒退了几十年,那昔日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
一个夕阳西下的旁晚,一群风华正茂的热血青年,肩并肩,手挽手地来到江边,个个豪情满怀,激扬文字,引吭高歌,心中充满着无穷自信与渴望,面向长江,吾心飞翔。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当时的我们还设想着三十年后的模样,真可谓是:七嘴八舌,假设千万。夜幕降临,我们还徜徉在江边,久久不愿离去……。
袅袅青烟,笼罩着江南大地,激情的我们置身于亦真亦幻中,还是刘继扬妈妈的叫声,才唤起了我们对食欲的渴望。当一桌丰盛的晚宴摆在我们面前时,个个胃口大开,人人狼吞虎咽,在我的记忆里,这餐饭是我吃得最香,最可口的。这不仅仅是因为刘继扬母亲手艺高超,而且还因为我们从湖北监利走来,十来个小时没有进食了,个个饥肠辘辘,前胸贴后背,因此,端起饭碗就像猪八戒吃人生果一样—–囫囵吞枣。
刘继扬的母亲是一个很慈祥的人,待人和蔼可亲,把我们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到他家没有一点拘谨的感觉。吃完饭后,我们就开始玩扑克牌,当时既没有电视也没有电脑,唯一的娱乐就是用扑克牌消遣、取乐。我们那是时兴玩“五、十、K”,输了就挂胡子,(一种惩罚形式)至于谁输谁赢,倒是没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玩的开心,玩得痛快。记得那天晚上很冷,农村条件有限,既没有电炉也没有空调,更没有暖气,唯一来得利索的就是用柴火取暖,在山区也许这个条件很容易满足,在院区就很难了,刘家是长江边上,木材自然困难,所以,最直接、最容易的办法就是坐在床上玩牌,这样既解决了取暖问题又解决了娱乐问题。我们当时是七、八个人一起围坐在刘继扬的床上,被子上面是牌和手,被子下面是无数双不老实的脚,因为打牌是要分对家的,谁的牌出得不好或者出慢了,就会遭到脚下的攻击,因此软软的被面常常把牌和堆,这样就不得不重头再来,当然更多的是玩笑声、讥笑声和辱骂声。
当夜阑人静时,我们的玩性得到充分满足后,想到的便是睡觉,可是刘家当时没有那么多床铺和被褥,(在当时的农村可以说谁家要是一下子增加七、八个人,住宿就成了最难的难题)鉴于此,我们也就只能安睡在那个床上了,男女同学七、八人同住一张床、同盖一条被,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更是最难忘、最难得的一次。在当时也许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意义与难得、难忘之类的,但在今天,就成了最宝贵的记忆与最真挚的情感!因此,今天的我们,每每同学聚会时,都会回忆起那个不平凡的夜晚,那段不俗的经历。
老实说,当时的我们真的是天真无暇,纯真至极,尽管我们是男女同学混床,可谁都没有丝毫非分之想,更不可能有非礼之事,这就是青春,清纯,清真……!
啪啪啪,一阵鞭炮声把我的思绪从几十年前的回味中惊醒,哦,到刘家了。
我们鱼贯而入,在逝者的遗像前,深深鞠躬,然后绕灵堂一周,望着慈祥的刘母,我不由得喉咙梗咽,泪如雨下,悲痛不已。心想:这么善良,这么仁爱的长者,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更不想相信这就是真的。
随后,大家在场院里小坐休息,就在歇息的时候,我和美姣,沿着当年的记忆,寻找过去的踪影,找寻着刘母的步履、音容与笑貌……
在回家的路上,和煦的微风徐徐略过面颊,吹走了些许哀思,时不时也有人说上几句咸淡无关的话语,但气氛仍然显得凝重。

文学风家园欢迎您

09年4月22日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