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及赏析,月沉沉原文

是仙是幻是温柔,——清代·龚自珍《浪淘沙·写梦》,——五代·尹鹗《满宫花·月沉沉》,愁锁碧窗春晓

好梦最难留,吹过仙洲。寻思依样到心底。去也无踪寻也惯,一桁红楼梦。中有话策画,灯火帘钩。是仙是幻是温和。独自凄凉还自遣,自制离愁。——东魏·龚自珍《浪淘沙·写梦》

月沉沉,人偷偷,一炷后庭香袅。风骚帝子不回来,满地禁花慵扫。离恨多,相见少,何处醉迷叁岛?漏清宫树子规啼,愁锁碧窗春晓。——伍代·尹鹗《满宫花·月沉沉》

浪淘沙·写梦

清代:龚自珍

龚自珍(17玖二年十月20日~1八四一年十二月二二215日)金朝思维家、文学家及改进主义的前任。二捌周岁中进士,3八周岁中进士。曾任内阁中书、宗人府主事和礼部主事等官职。主张革除弊政,抵制海外入侵,曾全力帮助林则徐禁除鸦片。伍10虚岁辞官南归,次年身亡于湖北丹阳云阳书院。他的诗句主张“更法”、“改图”,揭发清统治者的腐烂,洋溢着爱国热情,被柳亚子誉为“三百年来第一级”。著有《定庵文集》,留存小说300余篇,诗词近800首,今人辑为《龚自珍全集》。盛名诗作《丁亥杂诗》共3一5首。

龚自珍

便道红稀,芳郊绿遍。高台树色阴阴见。春风不解除禁令杨花,蒙蒙乱扑行人面。翠叶藏莺,朱帘隔燕。炉香静逐游丝转。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北周·晏殊《踏莎行·小径红稀》

踏莎行·小径红稀

历年负却花期!过春时,只合安插愁绪木梨。春梅雪,梨酣春,总相思。自是春来不觉去偏知。——东汉·张惠言《相见欢·年年负却花期》

相见欢·年年负却花期

枫落河梁野水秋。淡烟衰草接郊丘。醉眠小坞黄茅店,梦倚高城赤叶楼。
天杳杳,路悠悠。钿筝歌扇等闲休。灞桥杨柳年年恨,鸳浦中国莲叶叶愁。——明朝·苏庠《鹧鸪天·枫落河梁野水秋》

鹧鸪天·枫落河梁野水秋

宋代:苏庠

枫落河梁野水秋。淡烟衰草接郊丘。醉眠小坞黄茅店,梦倚高城赤叶楼。
天杳杳,路悠悠。钿筝歌扇等闲休。灞桥杨柳年年恨,鸳浦水芝叶叶愁。二7婉转,孟秋,写景,怀人

满宫花·月沉沉

五代:尹鹗

尹鹗(约公元8九陆年左右在世)字不详,塞尔维亚Bell格莱德人。生卒年均不详,约唐懿宗乾宁中上下在世。事前蜀后主王衍,为翰林校书。累官至参卿。花间集称尹参卿,性好笑,工诗词,与李珣友善,作风与柳永周围,今存拾7首。词存《花间集》、《尊前集》中。今有王礼堂辑《尹参卿词》一卷。

尹鹗

次女绣孙,倚此咏落花,词意凄惋。有云:“叹年华,笔者亦愁中年老年”,余谓少年人不宜作此,因广其意,亦成壹阕。花信匆匆度。算春来、瞢腾一醉,绿阴如许!万紫千红飘零尽,凭借东风送去。更不问、埋香何处?却笑痴儿真痴绝,感年华、写出痛楚句:“春去也,那能驻?”浮生大略无非寓。慢流连、鸣鸠乳燕,落花飞絮。终究韶华何尝老,休道春归太遽。看岁岁朱颜犹故。笔者亦浮生蹉跎甚,坐花阴、未觉斜阳暮。凭彩笔,绾春住。——秦朝·俞樾《金缕曲·次女绣孙》

金缕曲·次女绣孙

新蒲萄京网站,1尺过国家,万点长淮树。石上水潺潺,流入青溪去。5月西风寒,落叶无朝暮。度樾与穿云,林黑行人顾。——东晋·吴伟绩《生查子·旅思》

生查子·旅思

枫落河梁野水秋。淡烟衰草接郊丘。醉眠小坞黄茅店,梦倚高城赤叶楼。
天杳杳,路悠悠。钿筝歌扇等闲休。灞桥杨柳年年恨,鸳浦君子花叶叶愁。——大顺·苏庠《鹧鸪天·枫落河梁野水秋》

鹧鸪天·枫落河梁野水秋

宋代:苏庠

枫落河梁野水秋。淡烟衰草接郊丘。醉眠小坞黄茅店,梦倚高城赤叶楼。
天杳杳,路悠悠。钿筝歌扇等闲休。灞桥杨柳年年恨,鸳浦水花叶叶愁。27婉转,晚秋,写景,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