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任之古诗,东方未明而觉

数过廿四桥》,——近现代·石任之《连雨,——近现代·伯昏子《东方未明而觉,晦重犹未已

连雨,数过廿四桥

近现代:石任之

朝花待谁拾,人闲犬逍遥。田田见莲叶,已凋绿绨袍。——近现代·伯昏子《秋园二章
其二》

秋园二章 其二

淇澳汤汤自有材,鸱夷烟迹渺难怀。元龙豪气甘沉寂,五柳乐天归去来。早倦乘桴终白发,不辞仗剑试金台。奈何渭水垂纶意,枉费鱼鼋辗转猜。——近现代·伯昏子《淇澳》

淇澳

倘如创世可重来,冥录金縢应可开。须镌吾名汗青上,或教雨打灭泉台。——近现代·伯昏子《莪默绝句集译笺外篇
其二五六》

莪默绝句集译笺外篇 其二五六

近现代:伯昏子

倘如创世可重来,冥录金縢应可开。须镌吾名汗青上,或教雨打灭泉台。

1

东方未明而觉,赋拗绝二首 其二

近现代:伯昏子

伯昏子,本名眭谦,男,1966年10月生,诗人,字卬菭,号由枿斋主人,江苏镇江人。作品有《由枿斋吟稿》、译诗《莪默绝句集译笺》等。2005年,与钱之江、段小松、秦鸿等出版诗词合集《春冰集》。2006年,与檀作文、徐晋如、曾少立、高松、陈骥在北京成立甘棠古典研习社,印行诗词合集《甘棠集》。

伯昏子

槐堤叶尽脱,不复望亭亭。虽欲与云竞,桥水渐已冰。上下飞烟渡,浑然蔽太清。俯瞰人间世,轩车去尘冥。犬鼠向攘窃,释卷喟无声。追思在高阁,贞怀体泠泠。——近现代·伯昏子《杂诗》

杂诗

西风古调琐窗深,隔叶黄鹂送妙音。唱至蔷薇零落后,始知四海一同心。——近现代·伯昏子《步黄克孙韵题《莪默绝句集译笺》三首
其一》

步黄克孙韵题《莪默绝句集译笺》三首 其一

酒赍双翼倦人回,霞晕频飞粉颊堆。斋月未曾沾一滴,良宵须饮百千杯。——近现代·伯昏子《莪默绝句集译笺乙集
其一七八》

莪默绝句集译笺乙集 其一七八

近现代:伯昏子

酒赍双翼倦人回,霞晕频飞粉颊堆。斋月未曾沾一滴,良宵须饮百千杯。

1

去似妖魂不可招。江风嘘阁复生潮。年馀识得沧波味,者是三生廿四桥。——近现代·石任之《连雨,数过廿四桥》

觥筹若方息,晦重犹未已。思留朝云住,风舟却难止。——近现代·伯昏子《东方未明而觉,赋拗绝二首
其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