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蒲萄京网站:寄陈章阁先生原来的文章,韩日缵古诗

——明代·韩日缵《寄陈章阁老师》,——明代·韩日缵《寿张瀛海尊公》

十载栖迟侍禁垣,谭经当日忆环门。沿溪秾李空成荫,止棘青蝇只自喧。岂有浮云能蔽日,却怜道远易销魂。东风回首长安近,召对还应奏至尊。——明代·韩日缵《寄陈章阁老师》

夔龙班里忝追陪,扶侍荣看拥传回。凤诏旧颁云五色,芝函新简日常开。遥瞻赐杖分藜照,旋舞斑衣借锦裁。纶阁即今推世美,少微含曜映中台。——明代·韩日缵《寿张瀛海尊公》

寄陈章阁老师

明代:韩日缵

明广东博罗人,字绪仲。万历三十五年进士,除检讨。累迁至礼部尚书。时宦官用权,人皆畏其凶焰,独日缵坦然处之。后充经筵讲官,得熹宗称善。卒谥文恪。

韩日缵

两鬓萧萧百病攻,天涯秋尽且飘蓬。半篱残雨催寒菊,几树酸声下晚松。愁入梦魂归故里,身无羽翼脱樊笼。阴房寂寂人踪少,白日时看鬼火红。——明代·韩邦奇《狱中
其三》

狱中 其三

抉石怒猊跧,奔泉渴骥先。书应通鸟迹,画乃应星缠。坠露神真邈,下帷思独渊。鸿文登大雅,绝学契重玄。遗我白纨扇,题君秘藏篇。兰亭追往胜,兔苑骋新妍。声偕南金重,风流两晋偏。入怀光自满,展玩色如鲜。妙信超毫楮,奇当吐雾烟。羊欣从此进,咄咄许同怜。——明代·韩日缵《董玄宰先生见惠诗箑赋谢》

董玄宰先生见惠诗箑赋谢

北斗星移帝座前,词臣拜命下尧天。行行郡国江湖远,渺渺蓬瀛日月边。汉殿十年千卷史,秦淮万里一帆烟。黄金台下离歌歇,驻马停杯各怆然。——明代·韩邦奇《送刘尚书自日讲学士下南都》

送刘尚书自日讲学士下南都

明代:韩邦奇

北斗星移帝座前,词臣拜命下尧天。行行郡国江湖远,渺渺蓬瀛日月边。

汉殿十年千卷史,秦淮万里一帆烟。黄金台下离歌歇,驻马停杯各怆然。

1

寿张瀛海尊公

明代:韩日缵

明广东博罗人,字绪仲。万历三十五年进士,除检讨。累迁至礼部尚书。时宦官用权,人皆畏其凶焰,独日缵坦然处之。后充经筵讲官,得熹宗称善。卒谥文恪。

韩日缵

北斗星移帝座前,词臣拜命下尧天。行行郡国江湖远,渺渺蓬瀛日月边。汉殿十年千卷史,秦淮万里一帆烟。黄金台下离歌歇,驻马停杯各怆然。——明代·韩邦奇《送刘尚书自日讲学士下南都》

送刘尚书自日讲学士下南都

山县萧条近水坳,民风淳朴静呼詨。荒村日落笛初歇,古寺月来钟乱敲。聚草群哇喧鼓吹,栖林双鹊竞枝巢。不堪便起怀归念,顿尔欲将名利抛。——明代·韩雍《四月望日驻节分宜晚眺有感》

四月望日驻节分宜晚眺有感

行路难,春风七里滩。阴崖暗白日,危石湱惊湍。挽夫力竭舵师瘠,尽日才能进咫尺。狭塘水隘忽迸流,满船相顾无魂魄。君不见南来箫鼓轻帆舟,一日一夜到杭州。——明代·韩邦奇《七里滩》

七里滩

明代:韩邦奇

行路难,春风七里滩。阴崖暗白日,危石湱惊湍。挽夫力竭舵师瘠,尽日才能进咫尺。

狭塘水隘忽迸流,满船相顾无魂魄。君不见南来箫鼓轻帆舟,一日一夜到杭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