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野老歌原文,和陶潜咏贫士

意长日月短,其二》,——元代·刘因《武当野老歌》,传语桃源休避世

王风与运颓,一轾不再轩。消中正有长,冬温见瓜园。人才气所钟,亦如焰后烟。寥寥洙泗心,千载谁共研?龙门有遗歌,三叹诵微言。意长日月短,持此托后贤。——元代·刘因《和陶潜咏贫士
其二》

南阳武当天下稀,峰峦巧避山自迷。青天飞鸟不可度,但见万壑空烟霏。山不知人从太古,白云飞来天作主。旌旗明灭汉阳津,几阅东西互夷虏。老人住此今百年,自言三世绝人烟。往事不闻宣政后,初心欲返羲皇前。脯鹿为粮豹为席,竹树苍苍岁寒国。天分地拆保无忧,怪见北风山鬼泣。一声白雁已成擒,回望丹梯泪满襟。传语桃源休避世,武陵不似武当深。——元代·刘因《武当野老歌》

和陶潜咏贫士 其二

元代:刘因

刘因(1249~1293)
元代著名理学家、诗人。字梦吉,号静修。初名骃,字梦骥。雄州容城人。3
岁识字,6岁能诗,10岁能文,落笔惊人。年刚20,才华出众,性不苟合。家贫教授生徒,皆有成就。因爱诸葛亮“静以修身”之语,题所居为“静修”。元世祖至元十九年应召入朝,为承德郎、右赞善大夫。不久借口母病辞官归。母死后居丧在家。至元二十八年,忽必烈再度遣使召刘因为官,他以疾辞。死后追赠翰林学士、资政大夫、上护军、追封“容城郡公”,谥“文靖”。明朝,县官乡绅为刘因建祠堂。

刘因

军中无酒慰飘零,辜负沙头双玉瓶。鞍马几年南北路,关河千古短长亭。好风到枕客愁破,残月入帘归梦醒。梦断故山人不见,晓来江上数峰青。——元代·刘秉忠《江上寄别》

江上寄别

五百健儿乘锐出,十三个贼一时来。行粮功赏俱乌有,兴尽翻然解贼回。——清代·刘鹗《野史口号碑四十四首
其三》

野史口号碑四十四首 其三

新蒲萄京网站,举世堂堂福禄人,衰门衅咎独何深。学违素志元安命,老哭才孙最损心。暑载渔舟翁挽柩,夜归僧屋鬼同林。庭前桧竹阴阴在,陈迹如今岂可寻。——元代·刘诜《忆凤二首
其一》

忆凤二首 其一

元代:刘诜

举世堂堂福禄人,衰门衅咎独何深。学违素志元安命,老哭才孙最损心。

暑载渔舟翁挽柩,夜归僧屋鬼同林。庭前桧竹阴阴在,陈迹如今岂可寻。

1

武当野老歌

元代:刘因

刘因(1249~1293)
元代著名理学家、诗人。字梦吉,号静修。初名骃,字梦骥。雄州容城人。3
岁识字,6岁能诗,10岁能文,落笔惊人。年刚20,才华出众,性不苟合。家贫教授生徒,皆有成就。因爱诸葛亮“静以修身”之语,题所居为“静修”。元世祖至元十九年应召入朝,为承德郎、右赞善大夫。不久借口母病辞官归。母死后居丧在家。至元二十八年,忽必烈再度遣使召刘因为官,他以疾辞。死后追赠翰林学士、资政大夫、上护军、追封“容城郡公”,谥“文靖”。明朝,县官乡绅为刘因建祠堂。

刘因

身世从违梦,功名毁誉资。平生惟客在,后死有兄知。危涕秋风远,华颠岭海期。空馀千载意,不得尽吾诗。——元代·刘诜《挽文文溪宣慰》

挽文文溪宣慰

抟沙尽力苦难合,谁识同心利断金?白发老臣肠欲断,忍看民社付浮沈。——清代·刘鹗《野史口号碑四十四首
其二十三》

野史口号碑四十四首 其二十三

天元教显,正金莲朵朵,开遍时节。士庶官僚咸仰奉,缘觉声闻心说。悟者清凉,背之热恼,多口明真诀。诸人着眼,照开千古心月。了知诸相皆空,不生妄想,当体能消灭。境界真实无染著,种种抑绝分别。万境一心,现前孤觉,寂寂圆明彻。净无可触,太虚一体无别。——金朝·刘志渊《大江东去》

大江东去

金朝:刘志渊

天元教显,正金莲朵朵,开遍时节。士庶官僚咸仰奉,缘觉声闻心说。

悟者清凉,背之热恼,多口明真诀。诸人着眼,照开千古心月。

了知诸相皆空,不生妄想,当体能消灭。境界真实无染著,种种抑绝分别。

万境一心,现前孤觉,寂寂圆明彻。净无可触,太虚一体无别。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