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翁古诗,项炯古诗

烟断昔曾悲介子,惨淡微茫断客魂,其三》

明朝便典黑貂裘,寒食宁无数日留?烟断昔曾悲介子,火衰今不祀商丘。百年尽付风吹柳,一雨远随山入楼。安得五侯鲭到我,自脩茶事试香篝。惨淡微茫断客魂,最难忘处最难言。南陵不可避风雨,麦饭如何托子孙。往事沧江吹白鸟,谁家铁拨送金尊。欲寻隐者相倾倒,烟柳深深不见门。——元代·黄石翁《寒食客中》

洛阳少年人,英风振四方。三表与五饵,可以绐中行。胡为恸岁馀,不一试而亡。曾颜虽鲁愚,岂曰终荒唐。天才何代无,养之当有方。——元代·项炯《感秋六首
其三》

寒食客中

元代:黄石翁

元南康人,字可玉,号松瀑,又号狷叟。少多疾,父母强使为道士,所居室多唐宋杂迹。善诗。有《松瀑集》。

黄石翁

幽寻指山椒,崖倾忽如泻。俯身视木末,悬水在足下。冥冥岩岫中,宴坐奚为者。——元代·黄溍《雪窦纪游四首
其二》

雪窦纪游四首 其二

不到南徐三十春,好将梦寐吊遗民。也知往事如流水,祇想重来是后身。棹响官河风色暮,云离野服鬓毛新。旧游偶失扶桑路,烦向沧江一问津。——元代·黄溍《送韶父先生游京口》

送韶父先生游京口

三月韶光天气清,游丝舒卷太无情。微飘帘幕当春昼,乱扑亭台似雪晴。醉脸欲吹新燕弱,舞腰初软落花轻。江头点点行人泪,相逐离歌洒客程。——元代·黄清老《柳絮风》

柳絮风

元代:黄清老

三月韶光天气清,游丝舒卷太无情。微飘帘幕当春昼,乱扑亭台似雪晴。

醉脸欲吹新燕弱,舞腰初软落花轻。江头点点行人泪,相逐离歌洒客程。

1

感秋六首 其三

元代:项炯

(1278—1338)元台州临海人,字可立。少倜傥,端行绩学,通群经大义,为时名儒。尝居吴中甫里书院。工诗。有《可立集》。

项炯

昔者母教儿,过于我严君。至今清夜中,梦想见劳勤。深恩久未报,白发纷如耘。扬名不及显,痛恨思遗训。——元代·黄玠《弟玮来奔父丧写忧四首
其二》

弟玮来奔父丧写忧四首 其二

三月韶光天气清,游丝舒卷太无情。微飘帘幕当春昼,乱扑亭台似雪晴。醉脸欲吹新燕弱,舞腰初软落花轻。江头点点行人泪,相逐离歌洒客程。——元代·黄清老《柳絮风》

柳絮风

凭倚东风远映楼。流莺窥面燕低头。虾须瘦影纤纤织,龟背香纹细细浮。红雾敛,彩云收。海霞为带月为钩。夜来卷尽西山雨,不着人间半点愁。——元代·冯子振《鹧鸪天
赠珠帘秀》

鹧鸪天 赠珠帘秀

元代:冯子振

凭倚东风远映楼。流莺窥面燕低头。虾须瘦影纤纤织,龟背香纹细细浮。

红雾敛,彩云收。海霞为带月为钩。夜来卷尽西山雨,不着人间半点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