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仲坚汉臣二子过南涧归赋是诗原来的作品,段成己古诗

宦情更比诗情薄,心类候虫寒更切,冬至后一日独居无悰用前韵》

蝼蚁浮生脱怒涛,一茆容膝尽逍遥。宦情更比诗情薄,日力聊凭酒力消。心类候虫寒更切,鬓随霜叶病先凋。儿童失笑翁慵甚,送客今朝却过桥。——金朝·段成己《送仲坚汉臣二子过南涧归赋是诗》

光阴输与閒人手。屈指穷冬又初九。风雪拥柴关,竹外一枝梅秀。醅瓮熟,似笑渊明止酒。溪山旧约吾无负。便结无情岁寒友。世味尽醇醲,掩鼻向伊慵嗅。蓬茅底,有手何妨且袖。——金朝·段成己《月上海棠
冬至后一日独居无悰用前韵》

送仲坚汉臣二子过南涧归赋是诗

金朝:段成己

段克己弟。两人同为。克己中举,无意仕途,终日纵酒自娱。成己及第,授宜阳主簿。金亡,成己与兄避居龙门山。克己殁后,自龙门山徙居晋宁北郭,闭门读书,近四十年。元世祖忽必烈降诏征为平阳府儒学提举,坚拒不赴。至元十六年卒,年八十一。

段成己

断送春光唯是酒。玉杯重捲纤纤手。檀板轻敲歌欲就。眉黛皱。翠环暗点金钗溜。自笑而今成老丑。莺花依旧情非旧。杨柳自从春去后。谁抬举。腰支新也如人瘦。——宋代·段克己《渔家傲
其六 送春六曲》

渔家傲 其六 送春六曲

今古一轮月,分明印碧霄。门门蟾影到,处处桂香飘。不起眼中晕,何劳指上标。真空浑照破,归去杖头挑。——金朝·董文甫《临终诗四首
其四》

临终诗四首 其四

奏赋当年对赭黄,渔樵今日话偏长。青山绿水无穷意,信使人生空自忙。——宋代·段克己《杨生彦衡袖初夏三数诗过余徵和虽勉强应命格韵枯槁深惭见知
其五》

杨生彦衡袖初夏三数诗过余徵和虽勉强应命格韵枯槁深惭见知 其五

宋代:段克己

奏赋当年对赭黄,渔樵今日话偏长。青山绿水无穷意,信使人生空自忙。

1

月上海棠 冬至后一日独居无悰用前韵

金朝:段成己

段克己弟。两人同为。克己中举,无意仕途,终日纵酒自娱。成己及第,授宜阳主簿。金亡,成己与兄避居龙门山。克己殁后,自龙门山徙居晋宁北郭,闭门读书,近四十年。元世祖忽必烈降诏征为平阳府儒学提举,坚拒不赴。至元十六年卒,年八十一。

段成己

古狱干将未遇雷。一生肝胆漫崔嵬。不将身向愁中老,剩把怀于笑里开。贤圣骨,长寒苔。君如不饮复何来。便从今日为头数,比到春归醉几回。——宋代·段克己《鹧鸪天
其三 上巳日再游青阳峡用家弟诚之韵》

鹧鸪天 其三 上巳日再游青阳峡用家弟诚之韵

奏赋当年对赭黄,渔樵今日话偏长。青山绿水无穷意,信使人生空自忙。——宋代·段克己《杨生彦衡袖初夏三数诗过余徵和虽勉强应命格韵枯槁深惭见知
其五》

杨生彦衡袖初夏三数诗过余徵和虽勉强应命格韵枯槁深惭见知 其五

断送春归去,纷飞不暂停。和风三径雪,微雨一池萍。蝶惹依芳草,蜂沾过小庭。静宜投隙地,狂欲搅青冥。得得穿朱户,时时扑翠屏。黄莺枝上语,似与诉飘零。——金朝·高廷玉《柳絮》

柳絮

金朝:高廷玉

断送春归去,纷飞不暂停。和风三径雪,微雨一池萍。

新蒲萄京网站,蝶惹依芳草,蜂沾过小庭。静宜投隙地,狂欲搅青冥。

得得穿朱户,时时扑翠屏。黄莺枝上语,似与诉飘零。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