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石诗原文,龙笛曲原文

绕红梁,龙笛曲》,——南北朝·阴铿《咏石诗》

美人绵眇在云堂。雕金镂竹眠玉床。婉爱寥亮绕红梁。绕红梁。流月台。驻狂风。郁徘徊。——南北朝·萧衍《江南弄
龙笛曲》

天汉支机罢。仙岭博棊余。零陵旧是燕。昆池本学鱼。云移莲势出。苔驳锦纹疏。还当榖城下。别自解兵书。——南北朝·阴铿《咏石诗》

江南弄 龙笛曲

南北朝:萧衍

梁高祖武皇帝萧衍(464年-549年),字叔达,小字练儿。南兰陵郡武进县东城里(今江苏省丹阳市访仙镇)人。南北朝时期梁朝政权的建立者。萧衍是兰陵萧氏的世家子弟,为汉朝相国萧何的二十五世孙。父亲萧顺之是齐高帝的族弟,封临湘县侯,官至丹阳尹知事,母张尚柔。他原来是南齐的官员,南齐中兴二年,齐和帝被迫“禅位”于萧衍,南梁建立。萧衍在位时间达四十八年,在南朝的皇帝中列第一位。在位颇有政绩,在位晚年爆发“侯景之乱”,都城陷落,被侯景囚禁,死于台城,享年八十六岁,葬于修陵,谥为武帝,庙号高祖。

萧衍

案牍时闲暇。偶来观卉本。飒飒满池荷。翛翛荫窗竹。檐隙自周流。房栊闲且肃。苍翠望寒山。峥嵘瞰平罢。已惕慕归心。复伤千里目。风霜旦夕甚。蕙草无芬馥。云谁美笙簧。孰是厌薖轴。愿言税逸驾。临潭饵秋菊。——南北朝·谢朓《冬日晚郡事隙诗》

冬日晚郡事隙诗

四缘去谁肇。七识习未央。沉沉倒营魄。苦荫蹙愁肠。琴瑟徒烂熳。姱容空满堂。春颜遽几日。秋垄终茫茫。孰云济沉溺。假愿托津梁。惠唱摛泉涌。妙演发金相。空有定无执。宾实固相忘。自来乘首夏。及此申暮霜。云物清晨景。衣巾引夕凉。风振蕉荙裂。霜下梧楸伤。六龙且无借。三相宁久长。何时接灵应。及子同舟航。——南北朝·谢朓《秋夜讲解诗》

秋夜讲解诗

五十一人忽少三,我闻陨涕江之南。箧中都有旧墨迹,从此袭以玫瑰函。——清代·龚自珍《已亥杂诗
134》

已亥杂诗 134

清代:龚自珍

五十一人忽少三,我闻陨涕江之南。箧中都有旧墨迹,从此袭以玫瑰函。1

咏石诗

南北朝:阴铿

阴铿(约511年-约563年),字子坚,武威姑臧人。南北朝时代梁朝、陈朝著名诗人、文学家,其高祖袭迁居南平,其父亲子春仕梁,为都督梁、秦二州刺史。铿幼年好学,能诵诗赋,长大后博涉史传,尤善五言诗,为当时所重,仕梁官湘东王萧绎法曹参军;入陈为始兴王陈伯茂府中录事参军,以文才为陈文帝所赞赏,累迁晋陵太守、员外、散骑常侍。约在陈文帝天嘉末年去世。阴铿的艺术风格同何逊相似,后人并称为“阴何”。

阴铿

舟师会孟津。甲子阵东邻。雷辕惊战鼓。剑室动金神。幕府风云气。军门关塞人。长旍析鸟羽。合甲抱犀鳞。星芒一丈焰。月晕七重轮。黎阳水稍渌。官渡柳应春。无庸奉天睠。驱传牧南秦。繁词劳简牍。杂俗弊风尘。上洛逢都尉。商山见逸民。留滞终南下。唯当一史臣。——南北朝·庾信《奉报寄洛州诗》

奉报寄洛州诗

五十一人忽少三,我闻陨涕江之南。箧中都有旧墨迹,从此袭以玫瑰函。——清代·龚自珍《已亥杂诗
134》

已亥杂诗 134

细柳望蒲台。长河始一回。秋桑几过落。春蚁未曾开。萤角非难驭。搥轮稍可催。只言千日饮。旧逐中山来。——南北朝·庾信《蒲州刺史中山公许乞酒一车未送诗》

蒲州刺史中山公许乞酒一车未送诗

南北朝:庾信

细柳望蒲台。长河始一回。秋桑几过落。春蚁未曾开。萤角非难驭。搥轮稍可催。只言千日饮。旧逐中山来。1